|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个人专栏>>苗族专业技术人员个人专栏
  发表日期:2006年6月1日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网管   已经有7930位读者读过此文
 
 

热烈欢迎卯马安宁同志凯旋归来!

 

 

惟高而又多姿多彩的珠穆朗玛峰

 

 

                                             冰冷珠峰的见证

 

 

 


白雪皑皑的珠峰大本营

 

中国三大苗族网站珠峰见证

 

热烈欢迎珠峰勇士凯旋回家

 


欢迎群众请卯马安宁(韩亿国)给题字留念

 

昆明《都市时报》社赵社长把一个用鲜花编制而成的花环给卯马安宁(韩亿国)同志戴上

 

昆明市委宣传部张部长前来迎接珠峰勇士们凯旋归来,与卯马安宁(韩亿国)亲切握手

 

    卯马安宁(韩亿国)等五位记者,这次是跟随昆明市登山英雄金飞彪、金飞豹兄弟二人攀登珠穆朗玛峰执行前线专题报道任务的。他们经过了生死考验,勇敢地战斗了整整48天,终于胜利完成了特殊任务。卯马安宁(韩亿国)同志是五人记者采访报道组的组长,所以责任更加重大。他们是从昆明出发的,肩负着昆明市的党政领导、父老乡亲以及广大人民群众的特殊使命而去攀登珠峰的。他们凯旋回到昆明以后,首要的一个任务就是要以亲身的经历来回报昆明市各个方面的关切。同时也是向整个云南省和整个中国以及全世界所有关心珠峰前线的人的一个汇报。因此,卯马安宁(韩亿国)同志以《生死考验,磨砺昆明精神,珠峰见证》为题,代表了他的战友们在昆明市作了好几场激动人心的报告,受到了各方的热烈称赞。下面,请看他的报告的内容: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

我叫韩亿国,是昆明《都市时报》一名普通的摄影记者。首先我代表我们这个五人新闻记者团队,感谢昆明市委、市政府给予我们的荣誉。这个荣誉不仅仅是属于我们的,而是属于所有新闻工作者,属于所有关心这次“昆明精神·巅峰见证”的所有市民,属于600万勤劳善良的昆明人。(向主席台、向会场鞠躬。)

作为《都市时报》和《昆明日报》的特派记者,我和我的同事李海波、上官智君、邹殿伟、张宏川5人全程跟踪报道了金飞彪、金飞豹兄弟“昆明精神·巅峰见证”的全过程。

在昆明市委、市政府的亲切关怀下,在报社领导的指导下,在报社全体同事的努力支持和全市人民的共同关心下,我们圆满完成了任务。今天这个时刻,我们终于可以说:“我们凯旋而归,不辱使命!”

就在我们准备在这里讲述珠峰故事的时候,周二,我看到中央电视台报道,本月17号,就在我们从大本营撤到日喀则的当天,一名瑞典和一名挪威登山家在珠峰8600的地方失踪,中国与尼泊尔展开营救,尼泊尔动用军用直升机,经过数小时的搜寻,最后只找到了两名登山家的遗体。作为从珠峰下来的人,我看到新闻后心情非常沉重,同时也再次为金氏兄弟和我们的成功感到自豪,更感到胜利的来之不易。

回首42出发到520返回昆明的48天,体会很深,感触很多。从四季如春的昆明,到生活和工作条件非常艰苦的珠峰脚下,在那工作和生活了近两个月时间,正是这两个月,我们这个团队的5名记者,真正地从登山队员金飞彪、金飞豹他们身上,从自己的工作中,体会到了珠峰精神的境界,体会到了一个新闻工作者的使命和荣誉。

    对于我们这个团队来说,珠峰之行是一生中最宝贵的一笔财富,是一次最严酷的人生体验。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有了很大的改变。相信不论以后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们都能从容面对。因为我们相信,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无论再大的困难,都无法与在珠峰遇到的困难相比。

    同时,我们又是幸运的。在众多记者当中,我们5人成为幸运者,成为这次“珠峰精神”的见证者和体验者。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能得到这样一个挑战人类极限、见证“珠峰精神”的机会,是一生中赢得的最大幸福。当我们的双脚踏到珠峰大本营的土地上时,那一刻,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涌动的是一种激动和幸福。同时,还有一种庄严的使命感。因为我们所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报社,而是身后600万昆明人和云南人以及全国和全世界人的期待。

    金飞彪、金飞豹兄弟的目标,绝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登上一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山峰,而是在登山的每一步中都把昆明人和云南人乃至全中国与全世界人的烙印一点点地留在世界最高的巅峰。他们通过一次极限攀登,把珠峰精神具体化,形象化了,而我们则是见证者和记录者。

    确实,我们能去到珠峰采访,也是自己拼搏出来的。当《都市时报》向全社会发出赴珠峰特派记者征集令时,我们都参加了。当时报名的记者很多,每个记者都想得到这个难得的机会,去体验珠峰下的工作和生活。通过严格的体能测试和体检、工作能力考试和综合评定,我们终于在同事们羡慕的眼光里,成为特派记者,奔赴珠峰前线。在这次特派记者选拔中,《都市时报》勇于挑战的团队精神体现得很足,竞争也很激烈。当我们登上飞机之前,很多同事清早就来到机场送别。每个送别的同事,都真诚地鼓励我们。当到达拉萨的时候,还有不少来不及赶到机场的同事发来短信。开始,我们都只觉得这不过是一次平常的出差,无非是去的地方海拔高点。但在同志们的鼓励之中,我们觉得责任重大了起来。

    在见证和记录这一行动的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所感受和体验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当最初的兴奋过去之后,我们开始了对珠峰、对“追求卓越和敢为人先”的思考。要挑战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人类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不身临其境,是无法体会得到的呵。

    1953年到现在,人类不停地向珠穆朗玛顶峰发起冲击。在50多年的时间里,共有1738人成功登上峰顶。但是,也有400多人永远地留在登山的路上。严寒、严重缺氧、高山病、体力消耗巨大等,都在考验着每一个登山家。如果不具备超强的身体素质和顽强的意志,无论装备再好,后勤保障再完善,都不可能登上巅峰的。

    我们和金飞彪、金飞豹兄弟在一起的40多天里,每天都在体会着他们的追求和执着,同时也在默默地改变着我们自己。有很多事在感动着我们,常让自己有种想流泪的感觉。

45我们到达定日县珠峰宾馆时,我刚把沉重的行李包放下,准备走下二楼梯,就听到楼梯口“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抬头一看,我只看到了两双闪闪发光的机械腿正在缓步地从三楼的楼梯上下来。我惊呆了,是“机械战警”?一个巨大的问号闪烁在我的大脑里。当对方走下五六个台阶时,一张微笑乐观对生活充满无限希望的笑脸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时,我脑海里的巨大问号顿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新西兰登山家马克。

在大本营的这个小世界里,我们可以看到来自世界17个国家的600余名登山家,但马克却是绝对与众不同的一个。他没有双腿。在他的膝盖以下,我们只能看到一双发着闪闪寒光的金属假肢。

    412早晨,金飞豹和我以及李海波三人再次见到了马克。马克是个勇敢的登山家,在1987年一次登山活动里遇到暴风雪掉进了冰裂缝,他在寒冷的冰裂缝里支撑了10多天。被救以后他的体重减少了一半。由于双腿长期泡在冰冷的雪水里,从那次遇险后他就永远地失去了双腿。但是,十多年之后,他又勇敢地站起来,又开始了登山运动。他靠一双假肢攀登了很多雪山。这一次,他是准备攀登珠峰的,也是为了实现他两年前给“赤来”的承诺,为“赤来”装一副假肢,让这个和他有同样遭遇的人站起来,自由地行走。

   记者职业的敏感,使我感到有猎人见到猎物踪迹一样的狂喜。因为我知道,能打动自己的题材的必然能打动读者。于是,我拿起相机拍摄起来,一口气拍了370多张图片,拍到我相机的显示卡已满了为止。

我的同伴李海波通过翻译和马克详细交谈了起来。

李海波问马克:“您失去双腿后对您的登山事业有什么影响?”。

马克幽默地说:“至少我不会向别人一样担心到达珠峰8600的大风口时,会冻伤双腿。”

听了马克的话,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一个没有双腿的人,还在用莫大的勇气在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他的开朗和乐观,他对一个陌生藏民赤来的帮助等,都被我们用图片和文字记录了下来。

《我把双腿送给你》这组图文报道,就这样出来了。这是我们到珠峰后,一直为之感动的一件事。

珠峰是这个世界的最高点,只有最有勇气的人,最坚强的人,才可能征服它。回到营地,还在一直看着这组图片,豹哥和我以及其他队员还一直被这些珍贵的影像感动,这一天我们都久久难以入眠。当后来我们知道马克成功登顶时,大家都在为他高兴而欢呼起来。   

 

    从平均海拔1891的昆明,到海拔5200的珠峰大本营,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都全部改变了,我们所面对的是从未遇到过的困难。但是我们没有退路,没有其他人能帮助,一切只有靠自己来完成。

   现在回想起,在大本营度过的每一天,那点点滴滴都非常值得回味。

   每天早晨,当阳光照到帐篷顶上的时候,我们都要忍着剧烈的头痛从睡袋里爬出来,用缓慢的动作穿上厚厚的衣服,整个过程可能会用去20分钟左右,然后顶着寒风洗脸。简单地用完早餐之后,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顶着大风,踏着雪,四处寻找新闻,是那段时间里做得最多的事。

有时候,一个简单的采访得奔波几次。在那样的高海拔地区,人是无法快速行走的,体力消耗又远远大于昆明。我们经常在采访完毕之后,回到帐篷就一下坐下来不想动了,因为实在没有力气了。其实采访的难度还不是最大,最困难的是写稿的时候。由于高原缺氧严重,每天都感到头痛和头晕,记忆力减退。

记者上官智君到大本营后,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但是想了很久,居然想不起家里的电话号码来。因此,在忍着头痛写稿的时候,经常会突然想不起要写什么了。往往采访的内容是什么,大脑里一片空白。很多已经构思好的稿件,在写的时候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好在我们是个团结的团队,都能相互启发和帮助,不少已经遗忘的东西,都是大家帮着一点一点地写了出来。

到了晚上八点左右,大本营的发电机才开始发电。只要听到发电机的声音,无论是在做什么,大家都会马上做好传稿准备,把稿件立刻发回报社。然后,立即冲到外面和报社联系。在那样的地方,打一个电话和发一个短信是件很艰难的事。往往要走出一公里左右,才能找到个有微弱信号的地方,吼叫着勉强把电话打完。经常是电话打完了,人也冷得发抖。

我们每天把稿件和图片发完后,工作也就结束了,差不多到了睡觉时间。

每个记者在睡觉前都有那样的恐惧,就是担心自己一觉睡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确实,晚上帐篷外的温度经常是零下20多度,帐篷里是零下10度左右,睡觉时只要翻身动作一大,心跳就达到上百次。有次凌晨三点左右,大家相约起来看月光下的珠峰。

月色笼罩下的珠峰确实漂亮。但是这次浪漫,差点让我们全军覆没。帐篷外零下20度的低温,让身着所有登山装备的几名记者都冻得浑身发抖,只好赶紧钻进帐篷里去。在那里,只要一感冒就会有生命危险。后来想想,这样的浪漫实在是可怕。

     当然,除了艰苦之外,大本营的生活还是充满乐趣的。因为缺氧,大家思维迟钝,闹出了不少笑话。一名工作人员的一句话:“没信号,今天不洗衣服了。”成了最经典的大本营流行语。还有一个记者在写稿时突然停下来大喊:“昆明的明字左边是日字旁还是目字旁?”帐篷里不少人一脸茫然。有人居然说:“好像是没有偏旁。”还有更笑话的,有人用防晒霜当牙膏用了,整天感到嘴里发苦,老想找队医看看是不是有高山反应?为什么?因为连味觉都没了,直到第二天才发现,那防晒霜的外观和某支牙膏确实很像。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的思想也在一点点地改变着,进步着。我们经常面对着蓝天和白雪,不止一次地思考着自己的人生。在那样的环境里,无论你在城市里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无论你的社会地位是高或是低,大家都只有一个简单的目标,那就是生存与实现。

在那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都是和谐的。我们都在做一件事,就是通过一次严酷的挑战,来证明自己的承受力,证明自己对一种精神的理解。我们每天奔波在高山上,每天要忍受严酷环境的各种考验,每天都在想如何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完美一点。这其实是“春融万物,和谐发展,追求卓越,敢为人先”的具体体现,在那样的环境里,我们努力地追求达到这个境界。

确实,我们的付出,我们的努力,也得到了认可。西藏登山学校的尼玛校长不止一次地表扬说:“昆明的记者让我们感动,只有他们才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坚持下来,才能拍出这样专业、这样全面、这样丰富、这样精美的图片,才能写出登山者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好文章来。”   

后方的编辑们,也不时给我们传达来自昆明读者的问候。有时候,偶尔收到一条短信,会让我们感动很久。我们经常相互鼓励,要做得更多,更好。

    为了这个目标,我们一直在努力和队员一起训练。我也是2006年中国珠穆朗玛峰业余登山队记者采访团中,唯一通过所有体能测试海拔高度适应训练,并得到中国西藏登山协会批准,可以到达海拔7000以下采访的记者。因为如果没有通过这些项目的测试,其后果将会是很严重的,严重到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其他四名记者也一直在努力工作。在那里,为工作所付出的努力,可能是在昆明时的十倍、二十倍以上。

    当然,作为一个平凡的人,有时候还会思乡与思家。在珠峰登山大本营——这个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月球采石厂的灰色世界里,过着极其简单的生活,经常会想到四季如春的昆明的都市生活,会想到家里美味的晚餐以及下班后舒服的淋浴和温暖而平坦的睡床,而不是躺在狭小得连穿衣戴帽都要废尽九牛二虎之力的狭窄的帐篷里。身下满是石头,外面雪花飞舞。晚上气温能降到零下20多度的大本营是多么的艰难。

生与死的考验在珠峰是一种家常便饭。第三次体能和海拔适应训练时,我和邹殿伟从海拔5800的中转营地回撤到大本营。在经过5300的滚石区时,由于运输的牦牛占了平时较为安全的路线,我们只能从山沟的危险路面行走。一起从这段路面行走的还有我们的两个藏族高山协助。

在路上突然遇到山上的滚石,赶牦牛的人惊慌失措地用藏语大叫起来。我们的两个高山协助“蹭、蹭、蹭!”,连跑带跳地跑出了五六米,我们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从他们惊惶失措的神态中意识到危险逼近。抬头一看,几块巨大的石头夹杂着很多从小碎石扑面而来。出于求生的本能,我往左用力跳了一步,邹殿伟则往右跳了一大步。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篮球那么大的石块擦着我的耳边飞了过去!

    当时,我已经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自己如何回到大本营。我一直在发抖,大家都拼命地安慰我。那晚上,大家都在想家,在想城市的生活,甚至开始后怕,开始盘算起来什么时候能回家?  

同样让我们动摇的还有一次。那是才到大本营几天,白天我们在采访中无意间了解到一个信息。就在前一天,一名来自尼泊尔的夏尔巴高山协作在海拔6500的前进营地患高山病。等其他的同伴把他送到大本营准备接受治疗时,他已经不治身亡了,就在绒布德寺的山坡上火化了。我们训练时,经过火化他的地方,还能看到几块没有化尽的骨头,在太阳的照射下让人惊恐不安。因而,使人感到生命在与自然的搏斗中是显得如此的脆弱。

当天晚上,我们一起从昆明来的两位记者,又因高山反应严重,被送到海拔4200的扎西宗乡休养。另一名广西记者,因严重的高原反映,出现了脑水肿和肺水肿,被直接送回拉萨。

整个大本营就只剩下李海波和我两名记者。我俩坐在帐篷外的石头上,沉默了半天,又相互鼓励了半天。

在海拔5200的高山,缺氧会使人变得脆弱。我第一次感到,死神离我是如此之近,甚至能摸到它那冰凉的手指。连续几天,我一直处于魂不守舍的状态,经常会想到我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爱人,不禁悲从中来,开始无比地怀念在昆明生活的点点滴滴。

在沉静中,我开始想到那些珠峰遇难者的碑林,那么多人,为了一个征服的目标,献出了自己生命。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长眠在冰封的高山,他们是为什么?

    当我看到一批又一批的登山者在他们面前缅怀、纪念的时候,我又意识到了一种使命,一种伟大。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我们必须珍惜,但更值得珍惜的是那种不断挑战自我、突破自我,那种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精神!

    死亡的威胁可以让人恐惧,但也能激励起更大的斗志。同事和亲友的鼓励,报社领导的关怀,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岗位就在这里。完成任务就是我们的使命,征服就是生命的全部!现在看来,还好,我们当时没有退缩,要不然会后悔一生的。

不知道大家的“五一”节是在哪过的?我们可以告诉大家,我们的“五一”黄金周是在珠峰大本营度过的,而且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五一”。

“五一”期间,报社前来慰问的同事把报社的慰问信交到了我们手里。读着读着,我的眼睛就湿润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前来慰问的同事告诉我们,《都市时报》的记者现在都很骄傲,经常拿着报纸给自己朋友看。他们告诉别人说:“我们报社的人在珠峰。”经常引来别人的羡慕。我们每次好容易打通报社电话汇报工作时,都能听到电话那边一阵阵的问候声和欢呼声。同事们相互常说:“《都市时报》要做云南最好的报纸,去珠峰采访是关键一步。珠峰都能去,还有哪不能去的?”

     当然,整个48天里,我们最激动的时刻,是金飞彪和金飞豹登顶成功的那刻。在那天的24小时里,听着从无线电里不断传来的消息。我们经历了大喜和大忧,为他们的成功而高兴得流泪,也为他们下撤途中遇到的危险而担忧。但是他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终于安全地下撤回到了大本营。因此,我们为他们的成功而欢呼和骄傲!

    第二天,我们得知了新西兰无腿登山家马克成功登顶的消息,又一次被感动了。

马克和金飞彪、金飞豹这三名来自不同国家的登山勇士,虽然国籍不同,语言不通,但目标是一致的。他们都为了证明一种精神境界。他们的目标和行动,刚好给“春融万物,和谐发展,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精神做了一个极生动的注解。

   当我们回到昆明的那天,看着昆明的蓝天白云,看着周围的鲜花和亲友,看着同事们的笑脸,那一刻实在是太感动了。我们真的太爱这个城市了,同时,我们也为昆明而骄傲,这是个美丽的城市,也是个勇于进取的城市,更是一个开放的城市和勇于创新的城市。

     总之,回首珠峰行的48天里,我们经历了永世难于忘怀的日日夜夜,我们得到了一大笔永远都能激励自己的精神财富。作为一名平凡的新闻工作者,能得到这样的一个机会去见证、去领略、去思考,去实践,确实是一种幸福。

明天开始,我们会回到平时的工作中去,做那些平凡的工作。但是从此之后,我们都增加了一个信念:只要你努力追求和实践了,只要你勇往直前了,你就能做得更好!

再次感谢市委、市政府给予我们的荣誉,感谢广大市民的支持,感谢报社的所有领导和同事们的关心与支持!我们一定会把珠峰精神,融入工作、融入生命。我们一定会把工作做得更好,让生命更精彩。

谢谢大家!(三鞠躬)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苗族历史专题
专题信息:
  从上古走来的苗族(2015-8-1 22:33:12)[2011]
  蚩尤与蚩尤研究暨蚩尤子孙与中华民族(2015-6-3 20:20:27)[3907]
  2015蚩尤祭奠大典和蚩尤文化研讨会在重庆彭水举行(2015-5-30 0:14:46)[2487]
  苗族电影:血鼓(2015-4-12 21:37:22)[2564]
  首批国家级著名抗日英烈名录公布(2015-4-5 7:45:39)[2480]

相关信息:
  《苗人网》广交天下朋友(6月1日)[3521]
  贵州省大方县高坡苗家服饰诉说祖先的故事(6月1日)[3228]
  芦笙恋歌:一张苗族邮票所展示的主题(6月1日)[4935]
  在改革中崛起的边境苗寨——大弄村的调查(6月1日)[4093]
  贵州威宁苗族文化史略(6月1日)[3438]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1,664.063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