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历史>>苗人历史综合研究
  发表日期:2006年5月22日   出处:《蚩尤文化研究》    作者:伍新福   已经有11202位读者读过此文
 
 

论 蚩 尤

 

编者按:为了配合“蚩尤文化研究”的学术开展,本网站从现在开始,陆续刊载有关蚩尤研究的学术论文、资料探讨、消息报道等。今天率先刊载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著名苗族历史学家和苗学专家伍新福先生的《论蚩尤》。该文全面地论述了蚩尤应有的历史地位,并从多方面多角度地阐述了蚩尤与中华民族的文明等关系,值得大家一读。下面是伍新福先生的论述:

 

 

近几年我国学术界、文化界提出,应该为蚩尤平反,将炎帝、黄帝、蚩尤同尊为中华民族三位始祖,并认为只提炎黄子孙有片面性。目前,这一观点已为许多有识之士所接受,但认识也还不尽一致。在《苗族史》中,我对蚩尤及其同苗族的关系已有所论述,这里拟就有关问题再作些补充论述。

一、关于蚩尤的历史评价

 

距今5000多年前,长江以北、黄河下游平原地区,生活着一个庞大的氏族部落集团,即九黎部落,其首领名蚩尤。传说,蚩尤有兄弟81个,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造立兵杖、刀、戟、大弩,威振天下,势力非常强大。大致同时,起源于黄河中上游甘陕高原地带的炎帝、黄帝两大部落集团,势力发展,亦先后由西向东,迁徙到黄河下游平原。于是炎、黄、蚩尤三大部落集团汇集和争逐于黄河下游以涿鹿为中心的华北大平原。为争夺生存空间和生息地域,炎、黄、蚩尤三大部落之间,连续爆发多次战争,有黄帝与炎帝之战、蚩尤与炎帝之战、黄帝与蚩尤之战。最后以黄帝部落的胜利而告终,黄帝征服50多个诸侯,拥有天下,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一统天下的帝王和最高统治者。

炎、黄、蚩尤所处的时代,为中国原始社会的末期。部落联盟的形成,强大的军事力量和军事首领的出现,各部落联盟之间的争战,是人类原始社会末期,由原始氏族社会向文明时代过渡阶段所普遍存在的现象。各部落和各军事力量之间的战争,正如恩格斯说的,往往是十分激烈的和相当残酷的,但与进入文明时代即阶级根本对立的社会以后所发生的战争,性质依然是完全不同的,它没有什么正义非正义之分,也谈不上谁是谁非、谁错谁对。而且还正是这种部落战争,揭示了文明时代到来的曙光,推动人类社会由野蛮走向文明,成为阶级、民族、国家形成的一种催化剂。在以往的汉文献典籍中,炎、黄、蚩尤三大部落集团之间的战争的性质,却完全被歪曲了。蚩尤被斥之为倡者、暴徒,黄帝战蚩尤于涿鹿被看成是正义邪恶讨伐,是仁德战胜暴虐平定蚩尤作乱被说成黄帝的伟大功绩。这完全背离了唯物史观和历史事实,是中国2000多年来的封建正统观念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传统思想的表现。

蚩尤被斥为倡者,成为讨伐的对象,始作俑者就是孔丘。《尚书》有所谓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 [1]。这是先秦文献中关于蚩尤倡的最早记载。《尚书》为春秋末孔子编选而成的,是孔子及其门徒所推崇和传播的经典,反映的无疑是孔子及其儒家的观点。考诸先秦文献,历史上第一个对蚩尤进行人身攻击、诬毁,加上种种具体罪名的也是孔子。如《大戴礼记》所引孔子语,大骂蚩尤为众人之贪者及利无义不顾厥亲,以丧厥身愍欲而无厌者也” [2]。此后,左丘明为《春秋》作传,吕不韦著《吕氏春秋》,司马迁写《史记》,孔颖达和马融等为《尚书》作传注,黄帝被定于一尊,黄帝及黄帝族系被奉为华夏和中国的正统,并且这种观念愈演愈烈,对蚩尤就更是一片骂倒之声,所加给蚩尤的罪名也越来越多。如《吕氏春秋孟秋记》云:蚩尤始作乱,伐无罪,杀无辜……为之无道;《国语楚语下》:九黎乱德,民神杂糅夫人作享,家为巫史蒸享无度,民匮于祀。特别是《春秋左氏传》到宋代罗泌《路史蚩尤传》,将孔子所诬毁蚩尤的贪者无厌者加以引伸和发挥,把蚩尤比于饕餮,描绘成长肉翅虎爪食人肉的贪婪的怪兽。

从孔子及其门徒和后世儒家弟子所强加给蚩尤的种种罪名看,其实完全都是莫须有的。并且恰好相反,还证明了这样一个历史事实:即从人类社会发展的观点来看,蚩尤的所作所为是合乎历史进步潮流的,当时以蚩尤为首的九黎部落集团的发展水平高于炎、黄部落集团,他们率先突破了原始氏族社会的一些道德规范和习俗观念。正因如此,被斥之为倡乱德无道。如孔子所说的及利无义不顾厥亲,就是指责蚩尤追逐财富,不讲血亲关系,正说明蚩尤九黎集团较早的产生了私有财产,原始的氏族血缘关系开始瓦解,按照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这在当时完全是一种进步现象,但却遭到持保守立场的孔子的攻击。所谓伐无罪、杀无辜诛杀无道,这种罪名也是不能成立的。如前所述,原始社会末期所出现的部落战争,本来就是相当残酷的,但从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来看又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要说伐无罪、杀无辜的话,那么首先应是黄帝。据记载,黄帝为征服和统治天下不断发动战争,诸侯有不服者,从而征之,凡五十二战,而天下大服 [3]黄帝战神农氏于阪泉,擒杀蚩尤于涿鹿,都只是由于他们不服他的统治。孔子及其儒家门徒,不谴责黄帝,反而大骂蚩尤,这是毫无道理的。从文献记载看,蚩尤九黎部落最先使用金属兵器,拥有强大军事力量,曾威振天下。弦木为弧,剡木为矢 [4]即还以木为兵的黄帝,最初处于劣势,对蚩尤也曾九战九不胜 [5]备尝战败的苦头。这显然是蚩尤被斥之为诛杀无道的一个重要原因。至于民族杂糅家为巫史民匮于祀等,说明巫教当时已开始在蚩尤九黎部落中产生,普通的人能借助巫师同神沟通,人人都可举行祭祀,各家各户都能进行巫术活动,人神交流,神已被人格化。这从人类意识和宗教观念的发展来看,也是一种进步的现象,但却遭到当时还完全处于原始信仰阶段的黄帝部落的反对。而后世正统观念的维护者则斥之为乱德

实际上在先秦文献中,对蚩尤的述评也并不完全与孔丘苟同,当时就存在不同的观点。在《逸周书》、《山海经》和管子、庄子、韩非子等人的著述中,对蚩尤及其九黎部落同炎、黄部落大战,都只是作比较客观的记述,并没有诬毁蚩尤。如《逸周书尝麦解》载:昔天地之初……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于宇少昊,以临四方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于中冀。又如《山海经大荒北经》载: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帮南方多雨。特别是《庄子盗跖篇》的记载,对黄帝倒颇有微词,更明显地是同情蚩尤。庄子云: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然而黄帝不能致德,与蚩尤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