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历史>>迁徙史
  发表日期:2006年5月17日   出处:《苗学青年》网    作者:不详   已经有3817位读者读过此文
 
 

苗族千年迁徙路

  

                                     

一、越往西走,苗族越神秘了...

 

   直到二十世纪的最后时刻,顺着古代苗族的西迁长路,从湖南湘西翻越武陵山进入贵州的黔东南、黔南以及黔西南,在最后望见横断山的嵯峨峭岩之前,人们仍可从崎岖幽邃的密丛间,觅到属于一个民族的曲曲折折的痕迹。它们不仅仅是那些衣饰、语言不同,但被统称为苗族的人群。它是一种气息,独特而统一的气息,虽辗转千万里却连贯一致的气息。也就是说,山水虽隔,但一种痕迹却连绵不绝。它点点滴滴地渗透,穿透大山的冷漠与荒芜,向前延伸。

   一路西去。在贵州西北部的毕节或威宁,我们看到了这条长路上最惊心动魄的一景。被称为白苗大花苗小花苗的人们——书上说,他们是国土上至今仍保留着几千年前三苗传统的最后人群——至今仍在头顶上高高地矗立着宽大的牛角木,或者耸立起一座座圆锥尖髻;土麻布制成的白蓝黑相间的百褶裙,层层叠叠十几层,既厚重又富有地环绕在女子的下半身;男子则身披羊毛赶织的花衣,上面绣满追忆东方故土古老风物的种种图案。在寒冷的高原上,他们伴着芦笙苍凉的声音,纵情歌舞。

   两千多年前,苗族一直向西走着。贵州的西北尽头,是这条长路上一个重要的驿站。一些人停下来了,止息奔走的步伐,在这个气息寒凉的地方整饬伤口,对着身后的道路唱起忧伤的追忆之歌——这里因此至今完好地保存了苗族古老原始的风情美。

   从东部苗族居住地湘西,到西部苗族的起始地毕节或威宁,越向西行,流露在歌与服饰、以及生活中点点滴滴里的关于远古迁徙之程的回忆,就越发浓烈起来。贵州的西北尽头仿佛是一个幽深的容器,积存的内容最多,最深。

   然而,两千年前祖先们的大队人马还没有停止。他们还在向前走——跨出贵州,进入云南。横断山是这条不归路上唯一打乱了祖先步伐的山。他们折而向南,将血脉子孙散落进云南的红河两岸,以及文山等地。再继续向南,就一脚跨出国门,进入越南、老挝、泰国、缅甸——最后,陆地终于走到了尽头。今天,中国的苗族人口739万;泰国14万;越南40万;老挝20万;美国75千;法国6千;加拿大650人。

 

、源头在五千多年前...

 

   被苗族尊奉为祖先的九黎部落首领蚩尤,在涿鹿大战中不敌黄帝,败走疆场,溃退中原——这是一场被后世所有的苗族古歌反复吟唱的战争,因为它构成了一个起点,苗族先民从此开始了一场没有尽头的迁移。世所罕见的迁徙伴随了整部苗族的文明史,它后来被称为人类史上的最古长征 。世界上有两个苦难深重而又顽强不屈的民族,他们就是中国的苗人和分布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澳大利亚历史学家格迪斯在阅完人类史后,感叹道。

   迁徙不仅影响了苗族人的生活,而且影响了他们的心灵。苗族人的生存中,后来生长出了一种名叫迁徙文化的东西,它顽强地长在苗族的服饰、歌谣、口耳相传的故事以及一代代人的情感里。毕节大约30万大花苗与小花苗,至今仍有一整套独特的民族服饰。应当说,西北是一个偏远僻地,山高壤薄,但与其简洁、淳朴的生活不相称的是:大小花苗每一个人,无不高贵地保存着一种名叫礼服的装饰。这种以农家自纺麻线为底,加用蚕丝、青红土羊毛线漂白织成的衣服,精致无比,它花费数道复杂的工序。一套完整的礼服分为衬套、披肩、腰带、吊旗四个部分,让人惊讶的是,每一个部分的图案,都意味深长——它们无不是苗族人对于东方故土的记忆:披肩底的边纹,是苗家故园古老住房长条石垒砌的基脚;披底中心花纹,是苗家故土连片肥沃的田园;肩面的卷柏花、蕨草花纹,则是苗家故土巍巍群山环抱的一片锦绣山河。披毡上,还绣有一条长长的蜿蜒起伏的河流,从上到下横贯飘逸——那是苗族人对于两千多年前南徙途中历险渡过的浑河(黄河)的记忆。

   时到如今,全国各地分布于不同居地的苗族服饰,总计多达一百三十多种。据统计,苗族是中国少数民族服饰最繁多复杂的一个民族。然隐于这些浩繁服饰深层的,却是同一个主题:追怀远古的家园,重绘迁徙之程。

   倘若有文字,苗族人这番深切的倾诉之情,想必会汇成一部史诗。但苗族人没有这种幸运。象所有没有文字的民族那样,他们只能将记忆倾泄进另一些东西中。服饰就是这样一种特别的容器——一种特别的语言,它无声,然而更鲜傃,更直接。

   东苗族女子有一种兰娟衣。传说,兰娟是一个苗族女首领,在带领同胞迁移时,她常常回头,用彩线在自己的衣服上绘出迁移的路线。过黄河时,她用黄色的丝线在左袖口上绣了一条起伏的黄线;过长江时,她用蓝色的丝线在右面袖口上绣了一条婉转的蓝线。最后,她的衣服上布满各种各样的花纹。当然,这些花纹只有她读得懂,只有她的同胞读得懂。兰娟衣后来被复制了千百万件,被复制了一代又一代——就如同有文字的民族印行书籍或传承字画那样。这是另一种经典;是另一种文字;是另一种印刷方式。它是迁徙文化最深刻的铭记物。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一些大城市曾兴起过举办苗族服饰文化展览的热潮。不知人们从那些目不暇接的缭乱色彩中,是否读懂了这种印刷物?是否领会这些布片上所容载的古老信息?

 

三、还创造了另一些奇迹...

 

   贵州安龙县一个名叫良台的小村落,住着39户自称青族的苗民。他们头包青帕,男人穿长衫,系腰帕,女人着青色短衣、青色素裙,包青色裹脚。在这二百多艰辛稼穑、耕作于海拔1000多米贫瘠高坡上的苗族人中,有一个祖授子传的习惯:在丧葬开路、送亡灵投祖时,子孙必须背诵出历代祖宗的名字。于是,每当农闲时,家家户户都以长达半月的时间,教男性子孙熟记祖先家谱。代代相传,辈辈相递。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时,一个名叫刘国美的苗族人,能上溯到自已95代前祖先名称。倘若每代以25岁计,刘氏家谱就有2375年的历史。相比之下,我国著名的孔子家谱,也仅记录了76代人的历史。

   对于一个漂泊无定的迁徙民族来说。它的文化与历史面临着随时都有可能漂逝、散失的危险。由是,它的民众才在生命里强化了一种铭记的功能。无论是服饰的记忆,还是对于祖先之名的记忆,苦心都蕴于此。

   一路逶迤蜿蜒的苗族,在这条西去之路不同的土壤里,相同的生命基因生长出了不同的生命果实。学者言:中国的五十六个少数民族,就文化的多样性、多层次性、差异性以及复杂性而言,苗族是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

   语言上,苗族分为东部方言、中部方言、西部方言,三大方言又各分为次方言和土语。由于长期分,苗语三大方言互不通话,大方言里的次方言也有很大差别。在一些苗族地区,由于道路阻隔形成的长期封闭,村寨之间的苗族人竟也各操一种土语,不能交流。

   位于东部的湘西、鄂西苗族,自称仡熊(果雄),尊古代英勇无双、钢骨铁头的蚩尤为祖先;东南苗族,则自称,尊姜央为祖,传说枫树心生蝴蝶妈妈,蝴蝶妈妈再生姜央。而,便是树心之意。而今,远徙于美国的苗族,则将其自称“hmong”译成一个美丽得如同诗一般的名字:梦。他们称自已为梦族

   地域的分隔纵然造成了苗族文化的差异性,但仍有一些不能遗弃的共同点,顽固地生长并标志着同一个血缘脉流。

   苗人两千年来的迁徙跋涉,忠实地伴随着一件信物的东西,它传承在一代代苗族人的生命里,成为一种不朽的民族象征。它就是芦笙。当芦笙在后来的历史里成为南方百越民族普遍挚爱的乐器时,苗族人对于它仍然怀着一种独特的情愫。苗族老人说:很久以前,当祖先长途跋涉在陡峭的山岭与遮天蔽日的森林中时,这一队人马与下一队人马之间是用芦笙来传递讯息的;走在前面的人吹芦笙告诉后面的人有无野兽,有无险情,什么时候渡河,什么时候集合——那时芦笙会说话??!老人们说。只可惜呀,现在的年青人听不懂哪!老人们又这样惋惜。

   当漫长的迁徙有了一个终点的时候,苗族人在留下来作为家园的地方,再吹起芦笙时,这种竹制乐器便流露出了喜悦。在中国大地上,只要有苗族人的地方,就有芦笙。芦笙节,是最能让苗族人忘情的节日。民众性的芦笙R,规模宏大,场面壮观。贵州黄平与凯里溪的芦笙会,曾有过几万人同跳芦笙舞的恢宏场面。苗人制作芦笙,手艺绝佳。小可以造盈尺长短,大可以造三、四米之高。土衣素裹、厚讷拙朴的苗族男子,不仅能端起冲天而矗的巨型芦笙,且边吹边跳。这一情景激动人心。据说,那叹为观止的大芦笙,堪称为世界上最宏大的乐器之一!

   历史上苗族人饱尝苦难。但动荡多变并没有改变苗族人诚挚、慷慨的性情。古老的苗寨,为欢迎尊贵的客人而设置的拦路酒。进入一个村寨,少则有三五道拦路酒,多则有十二道。最后一道设于寨门口。一双牛角酒杯高悬寨门,寨老或银饰盛装的姑娘双手捧杯,唱歌敬酒。

   苗族银饰,也堪称中国民族文化之一绝。苗家善制银器,能设计制造有极高艺术价值的饰物。苗家女子装,必然佩有银饰——头戴银簪、银梳、三五束银桐花、数朵垫头巾的银花牌、两朵银花鬓夹以及银耳环。此外,还须有银项圈、银手镯、银披肩、银戒指。种种银饰多达六十多种。一套完整的苗族银饰,需纯银四至五斤。女子行走间。银花颤动。有如风中游花,叮当作响,令人倾倒。银饰传统流布于所有苗族人中。既使在最僻远的地区,女子在出嫁时也能戴一套银饰。这种美丽而纯洁的形象,编结出她们在这个世间活着时最向往的梦。

 

四、西去无尽头...

 

   今天,生活在美国加州的16万苗族人,同所有生命里镌刻着迁徙足迹的中国苗族人一样,认为自已的故乡在中国。自称为hmong的美国苗族人,在适应美国的生活方式、并以渐渐成熟的姿态与美国社会交流时,依然坚韧地保存了苗族的语言、风俗和传统习惯。他们创办苗族语言的电视台,培养从事苗族文化事业的人才。这种顽强的民族意识,令人惊异,亦让人肃然起敬!

   而对于生活在中国大陆的苗族人来说,二十世纪的一百年,是民族经济文化迅速进步、发展的一百年。一批工业企业在苗族聚居的湘西、黔东南、黔南以及黔西南等地崛起;一个苗族文学体系也脱颖而出,昭然独立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沈从文是矗立于这座体系的一个高峰,其后,有伍略、潘俊龄、吴雪恼等人。

   此外,这一个世纪里苗族人还获得了交通、通讯的大大改善,操不同方言的苗族之间交流大大增强。在历经了艰辛曲折的历史后,这个坚韧的民族开始强健、壮大起来。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曾有过让文明史无言载录的过去,他们也将有让文明史浓墨重彩记录的未来!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296.997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