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文学>>民间文学 >>传说故事
  发表日期:2015年10月10日   出处: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文联选送    作者:梁郎达等   已经有1851位读者读过此文
 
 

大蛇厚生(传说故事)

 

 

 

 

一股又一股狂风吹来,一阵又一阵暴雨打来,乌都岭脚的一座木楼倒了。老阿爸从杂乱的杉皮和断木堆中站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招呼三个被雨淋得象落汤鸡的女儿,钻进旁边的茅草棚里。

最笨的竹鼠,也会挖洞;最苦的人家,也想做窝。雨过天晴,老阿爸便对三个女儿说:“你们在家好好搓棉纺纱,我砍做房子的木头去罗!”“沙沙沙!”他磨利大斧,用竹笋壳包起糯饭,心急火燎爬上乌都岭。

岭上的杉木树粗咧,每一节都能凿出一口大缸;杉树也直咧,每一根都顶着茂密的枝叶伸到天上。老阿爸朝掌心啐口唾沫,抡起大斧,狠狠地砍向一棵巨杉。“笃!”斧刃更深地吃进木质。可是,当老阿爸憋红脸抽出斧头,开口的树皮又愈合了。刹时,老阿爸胸内擂了响鼓:“莫非……这是神树?”他慌忙转身,抡斧砍另一颗杉树,“笃——吱”斧刃一抽出,砍口仍然愈合。老阿爸一口气砍了二十棵杉树,二十棵杉树都出现同样的现象。老阿爸眼冒金花,“当!”斧头落到石头上。他连软软的糯饭都啃不动了,颓然倒在第二十一棵杉树下。

朦胧中,一位红颜银须的仙人走到跟前,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顶,说:“老弟啊!这一岭遮天蔽日的杉枝叶,全让一条大蛇缠绕成了窝窝;眼下,大蛇盘在窝里睡觉,你这样砍,砍到死,树也断不了的。你应该恳求大蛇帮忙……”老阿爸跳起来,仙人的嘴唇贴近他的耳朵,叽叽咕咕一讲完,化一抹云霭飘然逝去。

老阿爸高兴极啦,痛痛快快地吃完一包糯饭,劲头来了。他按仙翁指点,从坡下到坡上,每棵树都轻轻砍一斧头。最后,他站在岭顶,摘片木叶含进嘴巴,鼓腮一吹:“吱——”霍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满山的杉树“哗啦啦”一齐倒了。老阿爸头顶金灿灿的太阳,看着满山又大又直的木料笑得露出一嘴缺牙。

突然,“噼里啪啦”一阵响,乱叶中,滚出一条黑色的大蛇。它睁着绿灯笼般的眼睛,吐着红绸带般的长舌,扭动着大水桶般的身体,将老阿爸团团围住。老阿爸吓坏了,两眼直勾勾盯住大蛇,手脚发抖,嘴唇蠕动,好久好久说不出话来。“老阿爸,不要怕!”大蛇额前的两盏绿“灯”闪了闪,用非常洪亮的嗓音说:“这一岭杉木,还是我听从你的呼唤给弄倒的哩!”

呵,大蛇会讲很好听的人话!老阿爸慢慢回过神来,用挺感激的语调说:“大蛇啊!多谢你的帮助!你需要什么东西作为报答呀?”“我不但不要你的答谢礼物,”大蛇说:“我还要帮你将倒下的杉树截成木料呢?”大蛇说这,长长的尾巴一甩,飞快的缠住一棵杉树,老阿爸听到“叭啦”一声,树尾断了,枝叶掉了,一桐直溜溜的杉木滑将过来。紧接着,大蛇不断用尾巴缠绞杉树,一桐桐杉木不断地滑来,一下子就在老阿爸的面前堆成了杉木墙。

“哈哈哈!”老阿爸脸上的皱纹沟全让笑浪填平了,春风满面地说:“大蛇呀!你真有一副好心肠!上有天见,下有地证,我说定了:非送你一样满意的东西不可!”“不!”老阿爸也很固执:“你不答应,我就烧了这一山杉木!”大蛇见他一片真情,只好同意。老阿爸说“你开口吧!”大蛇说:“我绝不开口!”于是,老阿爸说:“给你半山杉木!”大蛇摇摇头,老阿爸又说:“给你半仓禾吧!”大蛇摇摇头。“给你一头肥猪!”大蛇还是摇摇头。“唉!”老阿爸叹气了:“好心的大蛇啊!你开口吧!只要你提出,我一定答应!”大蛇想了又想,脸庞蓦然红了,好久好久才低头说:“慈祥的老阿爸啊!你有三个女儿……如果你同意,我想娶其中一个为妻。”“这……”老阿爸着实吃了一惊,人怎想嫁蛇?但话已出口,难道,六十老人,今天要第一次做亏心事——欺骗善良的大蛇?他犹豫了一阵,才吞吞吐吐地说:“婚姻大事嘛……还是让姑娘们自己做主吧!”大蛇兴奋地昂起头,说:“这话在理!我跟你回去一趟。”

老阿爸兴冲冲地领路,大蛇跟后滑行。快到家了,老阿爸回头一看,大蛇的头抵着他的脚跟,尾巴却把一山杉木桐同时给拉来啦。

这时,茅草棚里,老阿爸的大女儿在唱歌,歌声象尖啸的北风刮来:

 

纺车响嘤嘤,

心烦身发冷,

手纺白棉纱,

心想黄金金。

 

“北风”刚过,二女儿唱歌了,歌声象夏日的禅虫叫:

 

纺车响嘤嘤,

累得头晕晕,

我不该是女,

天天忙不停。

 

“禅虫”停声,三女儿那银铃似的歌声响了:

 

纺车响嘤嘤,

越纺越有劲,

纺纱织棉布,

暖我受苦人.

 

听着三妹的歌声,老阿爸和大蛇的心热呼呼的,舒服极了。大蛇把身子缩小,快活地随老阿爸进棚。老阿爸的眉梢、眼角都是笑,将情况一五一十告诉女儿们。霎时,三架纺车都不转了,三个女儿都低下头来,三张嘴都紧紧地抿着,三双手都摆弄着竹篮里的棉花条条。棚子里,静得能听到五颗心“卜通卜通”的蹦跳声。

“姑娘们!”大蛇的呼唤打破了难受的寂静:“我是一个十分丑陋的求婚者,如果你们不愿意,我绝不责怪你们,我会知趣地走开。即便是这样,往后,我们还是朋友,还会互相帮助的。现在,我向你们求爱。”说着,它缓缓蠕动身体,爬进大姐盛棉花条的竹篮。大姐气鼓鼓地一抬手,把大蛇和棉花条一起倒在地上。“乌云”呼地涌上老阿爸的脸庞。大蛇又慢慢爬进二姐的竹篮,二姐气鼓鼓地一抬手,把大蛇和棉花条倒在地上,还踢了大蛇一脚。老阿爸的眼里发出了电的火闪。大蛇并没有气恼,也没有灰心,默默地爬进三妹的竹篮。一下子,四双眼睛“刷”地集中到三妹的脸上。三妹的脸象杨梅果一样红了,她缓缓伸出两手,捧起白绒绒的棉花条条暖暖地盖到大蛇的身上,还启开樱桃小嘴,深情地唱到:

 

大蛇好心肠,

帮我穷人忙,

我不嫌你丑,

和你结成双。

 

“呜啊”,老阿爸一脸的乌云电闪,骤然化作滚滚泪雨,把三女儿搂到怀里,说:“天上的太阳最亮,你的心比它明亮;地上的泉水最饥结,你的心比它纯洁!”可是,大姐和二姐却冲三妹说:“荒唐荒唐,三妹嫁蛇郎!”“傻瓜傻瓜,三妹钻洞房!”三妹毫不介意,向两位姐姐施了礼,转身朝老阿爸磕了三个响头,依依不舍地说:“爸爸!我随蛇郎出远门罗!日后你多保重!三年后我再回来看望你老人家。”

三妹收拾了简单的行装,和大蛇上路了。

大蛇在前面爬啊,爬啊,三妹在后面追啊,追啊。不一会,一座高山挡住去路。三妹仰入云霄;三妹近眼看,山陡不长寸草,不禁叫道:“蛇郎呀!我们怎么过去?”大蛇眨眨眼睛说:“不碍事!你闭上眼,抱紧我的尾巴就得啦!”三妹半信半疑,按大蛇的话做了。大蛇立即把头昂起,一吸气身高十丈;又吸气,身高百丈;再吸气,身高千丈。眨眼功夫,大蛇的头就升进云海,张口咬住山尖一株枫木树,接着尾巴一甩,一条光华闪过山梁。当三妹听到耳边风停,睁眼一看,已经安安稳稳地站在山那边了。

大蛇又在前面爬啊,爬啊,三妹又在后面追啊,追啊。不一会,一条大河挡住去路。这条河宽啊,三妹手搭凉棚,望不清对岸的村寨,河水也急啊,三妹丢块石头下水,水面溅不起水花。她回头盯着大蛇,问道:“蛇郎呀!你有过山的本事,还有过河的办法吗?”“有!”大蛇响亮地答“你仍旧闭紧眼睛,抱住我的尾巴吧!”三妹又照办了。大蛇即刻把头昂起,一吸气,身长十丈;又吸气,身长百丈;再吸气,身长千丈。一瞬间,它的头就伸到对岸,张口咬住岸边一株杨梅树,接着身子一缩,“嗖”,三妹象一弹丸,飞过了大河。

“好罗!我们到家罗!”三妹听到大蛇的话声,一下睁开眼睛,嗨哟!金的树木,金的大路,金的田园,金的房屋,连在屋边“喔喔”啼、“么么”叫的,也是金的雄鸡,金的牛犊。“这莫非是做梦?”三妹按住波浪般起伏的胸膛,自言自语,想回过头来问大蛇。不料大蛇一声喊:“不要回头,我正在河里洗澡!”三妹定住身子,却嘻笑着说:“你一不是妹仔,我二不是外人,有什么看不得的!”三妹听不到大蛇回话,只听到背后水声哗哗,心痒了:“管它的!看看大蛇怎样洗澡的?”她悄悄地掉过头——

“哎呀”一个高大英俊的后生,一边踏着河水上岸,一边用她熟悉的嗓门怪嗔地说:“叫你莫看,你偏看!害得我只能洗掉身上的鳞片,脚背的鳞片洗不脱了!”“你是——”三妹大吃一惊,用手指指着漂亮的后生。后生笑眯眯地走近三妹,说:“我就是蛇郎呀!”“蛇郎!”三妹忘情地大叫,这才晓得自己的丈夫不是丑陋的大蛇,不觉热泪满腮,紧紧地和他拥抱。

当夜,他们在金碧辉煌的新房里举行了婚礼。临睡前,大蛇后生嘱咐三妹:“因为我的脚上还有鳞片,所以我们的床有一股凉气。为了驱寒保暖,以后每睡之前,你必须用你的长发拂扫床一次。”三妹点点头,羞答答地依偎到丈夫的怀里……

大蛇后生和三妹成亲后,男耕女织的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歌声悦耳;相敬相爱的十二个月,月月蜜糖泡心。到了临近苗年,三妹生了个胖娃娃。待山岩上的都耶树第三次开花,胖娃娃长成了能唱会跑的肥仔仔。夫妻俩一合计,带着娃仔来看老阿爸。

成千上万只喜鹊,飞来乌都岭脚唱赞歌了。乡亲们奔走相告:“三妹回来啦!”“三妹嫁的不是大蛇,是个美貌的后生家!”大家欢呼着簇拥大蛇后生和三妹走进家门。老阿爸一把抱起小孙孙,亲得小孙孙圆圆的红脸一边起了一个酒窝窝。大姐和二姐先是目瞪口呆,后来就悔得直擂胸口。特别是大姐,一见大蛇后生,馋得口水直流;对着三妹挑回的黄灿灿的禾把,金闪闪的肥鸭,嫉妒得眼睛发红。三妹可不懂得这些,照旧和大姐、二姐亲热地拉扯家常,还把一块块苗锦分给同寨兄弟,把一支支金簪银花分给同寨姐妹。当天晚上,大蛇后生和三妹又摆起酒桌,邀乡亲们美美地吃了一顿。

三天后,大蛇后生和三妹要回去啦。大姐拉着三妹的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抽泣着说:“我的亲妹妹!我的好妹妹!我实在舍不得离开你啊!手板和手背的肉总是分不开的,让我跟着你走吧!”三妹被感动了,说:“好咧!”大蛇后生也说:“好咧!”大姐高兴得一跳三尺高。

他一来到大蛇后生和三妹的家,手脚可勤快啦,不是跑去摸摸金门金窗,就是奔去拍拍金柜金床。她的嘴儿可甜了:不是嚷道“哎哟哟!天堂真比不上我妹郎的屋啊!”就是叹道“啧啧啧!我妹真有享不尽的富贵荣华啊!”大姐整天就这么看着,讲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肚里长出了一根毒肠子了。

第七天早上,大蛇后生上山盘地种籼子去了,她约三妹结伴到河边洗衣。衣服洗完后,大姐诡谲地说:“三妹,大家都说我俩长相一模一样,我们并排照一照水镜子吧!”三妹笑咪咪地让大姐拉到僻静处,和她并肩站到河旁。清清的河水面,立即照出了两姐妹的身影。“哎呀呀!”大姐尖起嗓子说:“我俩真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呀!你再把衣服还给我穿一穿,把金簪换给我插一插吧!”三妹照大姐说的做了。两姐妹又相靠着照水影。“嗨耶!”这回,是三妹叫起来了:“这一装扮,保险蛇郎把你当作三妹罗!”倏地,大姐一变脸色,恶狠狠地说:“我就是三妹嘛!”两手一推,“卜通!”三妹跌下河淹死了。

晚上大蛇后生回来,大姐心惊胆颤地迎上去。大蛇后生诧异地问:“三妹!你的脸色怎么青一片,红一片的?”“我想你想得苦哟!”大姐的嗓音象蚊子叫。大蛇后生亲热地搂着大姐说:“三妹!我这不回来啦!大姐呢?”大姐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立即换了一张笑脸,说:“家有急事,捎话来叫她回去啦!”他赶忙端来热水,让大蛇后生洗了;她倒掉脏水,又端来饭菜。大蛇后生吃了一口;说:“今天的菜怎么不放盐巴?”大姐的眼滴溜一转,说:“怕是你累得发痧,尝不出味道了吧!”大蛇后生胡乱扒了一碗饭,上床睡觉。大姐哄男孩上床,男孩翻来复去总睡不安然,弄得大蛇后生心烦意乱。跟着,大姐脱衣上床。大蛇后生见她没有解下长发拂扫床面,皱皱眉头,把身子侧向墙壁,昏昏入睡了。

一连五天,大蛇后生吃不甜,睡不香,身体消瘦了。第六天早上,他忍不住问大姐:“你煮的饭菜不比以前好吃了!你是不是三妹?”大姐紧张得头冒冷汗,结结巴巴地说“我……就是……三妹嘛!”大蛇后生说:“三妹,我现等着你做一餐饭菜!”“好……的!”大姐说。她走进厨房,做饭时偷偷放了蜂蜜,炒菜时多多放了香油,可是。大蛇后生吃了照旧摇摇头,叹着气上山了。大姐讨个没趣,悻悻地带着男孩出去玩耍。

黄昏时分,大蛇后生和大姐同时跨出家门,两双眼睛同时看到桌面上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大蛇后生问:“是你煮的吗?”大姐含含糊糊地答:“嗯!”大蛇后生似信似疑,尝了一口,尝得味道很鲜美,不觉笑道:“这才是三妹的口味!”这时,屋梁上的泥窝里,一只燕子伸出头,“吱吱喳喳”地欢叫起来。大姐随机应变,说“蛇郎啊!你听:燕子也说你痧气过了,胃口开了嘛!其实,我每天做的饭菜还不是一样的!”不知怎的,大姐一张口,燕子就飞进窝里不声张了。大蛇后生吃着饭菜,很纳闷:“难道,眼前这三妹说假话,弄的燕子也不高兴了?”他嘴上不说,肚里打转,决定明天看个究竟。

第二天早上,大蛇后生觉得饭菜味道又变坏了。但他不动声色,还是跟往天一样扛起锄头上山。大姐也同往天一样,带着男孩玩耍去了。日头偏西后,大蛇后生悄悄下山,从门缝望进家里。不一会,屋梁上飞下一只燕子,“叽叽喳喳”欢叫了一阵,双翅一拍,变成了一位姑娘,从背影看很象三妹。大蛇后生差点喊出声来,只见那姑娘背朝他走近厨房,麻利地淘米煮饭,又升火炒菜。当她端着热气扑鼻的饭菜走出厅堂时,大蛇后生和她打了照面。“三妹!”他失声呼叫,一面冲进屋去。说时迟,那时快。他刚要抱住三妹,“卜啦”一响,三妹又变成燕子飞上了屋梁。大蛇后生仰头望着燕子,伤心地说:“三妹!不,燕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回到我的身边来嘛!”

燕子的两眼也滚出晶莹的泪珠,它盯着大蛇后生叫道:

 

吱喳吱喳吱,

我是你妻子,

吱喳吱喳吱,

大姐害我死,

若要我回生,

先把毒人治。

 

正巧,大姐走进门来,燕子愤怒地在她头顶飞来飞去,一边用翅膀扑打她的头发,一边唱道:

 

喳吱喳吱喳,

心黑把妹杀,

喳吱喳吱喳,

骗人真毒辣,

天地不容你,

看你往哪爬?

 

大姐的脸色“刷”地白了,嘴唇哆嗦,好久讲不出话来。大蛇后生一把揪住她的两手,厉声问:“三妹真的让你害死了吗?”大姐哭丧着脸说:“蛇郎呀!我就是三妹!你莫听燕子瞎说呀!”大蛇后生越发火起,又问:“你是三妹,为什么煮的饭菜没有以前的味道?为什么娃仔睡觉没有以前安然?为什么你每天晚上不晓得用头发扫床一遍?”大姐的舌头转不动了。猛一挣扎,“刷、刷!”左右两边衣袖各被大蛇后生撕掉一节,她抽脱手逃出门去。

这时,三妹落水的河边刮来一股狂风,把这毒心人卷上半空。可是,天不收留她,炸响雷,扯闪电,把她打下地来;地也不容她,山竖矛枪,树挺刀剑,戳得她“依哟,依哟”直叫。她只好变成一只全身发黑的鸟,孤孤单单地飞到偏僻幽静的山谷间,一味“依哟,依哟”地苦叫,寻找落脚的地方。直到今天,人们走进深山幽谷,一望见两边翅膀各带一羽白毛的鸟,在“依哟,依哟”地飞着叫唤,便会说:“那叫丑鸟,是被大蛇后生撕断两节衣袖的毒大姐变的!看!他还没有找到栖身的地方呢!”

就在毒大姐变成丑鸟的时候,燕子“嘟”地从屋梁上飞到大蛇后生怀里,眨眼间还原成美丽善良的三妹。胖仔一见三妹,扑上来高喊:“阿咪!阿咪!”大蛇后生一张手,将两娘仔紧紧地搂到怀里。

 

               流传地区:广西融水四荣、白云、安泰

               口    述:梁郎达(苗族)

               搜集整理:王天若(壮族)

               广西融水县文联 选送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921.875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