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村寨>>苗人村寨文化研究
  发表日期:2013年6月20日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杨逸仙   已经有1926位读者读过此文
 
 

读《梭嘎苗族生态博物馆》一文有感

 

     2013620日,笔者无意在国家民委网站(http://www.seac.gov.cn/gjmw/zt/2009-09-23/1253752583002509.htm)上发现一篇题为《梭嘎苗族生态博物馆》的文章,细读之后感触较深,认为有些民族问题值得引以重视。

第一,不要拿专家的牌子来剥夺别人的话语权。文中称,国际博物馆协会学术委员的苏东海和挪威著名生态博物馆学家约翰•杰斯特龙教授彼此之间有一场“很有意思”的争论:长角苗女孩该不该读书和(梭嘎)引不引入自来水的问题。这个问题,本身就不是问题。但在专家的眼里,却成了一个大问题,实在令人惊奇。无论是什么样的民族,都需要一种便捷、科学的方式获得生活所需;无论是什么样的文化,都需要不断的丰富和发展。任何社会都在进步发展,都会使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趋于理性,这本身就是一个颠扑不破的客观规律。苗族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经历了种种磨难亦生生不息,这足以说明苗族自身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已日趋成熟,并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当处于一个开放的大社会里时,苗族社会也会自觉地融入大社会之中,快速掌握生存之道和争取立足点,诸如女子是否该读书、自来水是否该引入这样的小常识,对苗族群众而言那是小菜一碟。当条件具备的时候,他们会积极地利用恰当的方式来改善自身的环境,掌握自己命运。然而,《梭嘎苗族生态博物馆》一文的作者却在此大做文章,似乎不这样做就无法凸显专家的高明和苗族的愚昧,这显然是一种剥夺话语权的表现。

第二,不能以自我为中心来看待民族传统文化。文化的东西是不能进行比较的,你不能说你的更先进,我不能说我的更落后。因为民族文化是经过沉淀出来的东西,具有自己的特点和内涵。单纯从一种民族文化的视角来看待另一种文化,就会得出错误的不公的结论,历史上的“生苗”一词就是最好的注释。从古自今,苗族作为一个特殊的族群,在辛勤劳动中逐渐创造了一个系统的独特的文化体系,其内容博大精深,辉煌灿烂,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苗族文化也在演进中兼容、丰富和发展,具有极强的适应力和生命力,值得通过多种形式来大力的传承和发展。但是,那种为标新立异、满足好奇心和创收的商业运作模式,对民族的文化发展是百害而无一利的。近年来,许多地方政府用歪了国家的民族政策,把民族文化搞得面目全非(比如舞台上的“原生态”歌舞大多是创编的),就是一大实例。因此,必须正确处理好各种民族文化的关系,树立包容的精神,相互借鉴和学习,才能更好地推动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

第三,民族文化保护的客体值得进一步的商榷。建立苗族生态博物馆,这确确实实是一件好事,最起码它能让更多的人直观地认识苗族的发展轨迹和传统文化。但是,我们也不能一味地追求原始的东西,认为越原始越能彰显苗族文化的独特性,这必然会犯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无论是任何民族,在其发展史上都经历了从原始到现代的漫长发展过程。不能因为苗族个别地方落后,就认为这是苗族专有的东西。比如苗族的茅草房或叉叉房,将这些实物作为宝贝保存或展示的话,无疑会误导外界的耳目,将苗族视为一个极端落后的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原始民族,抹杀苗族创造的辉煌灿烂文化以及苗族自身适应社会发展变化的强大能力。所以,千万不要因为历史、环境等等因素,导致个别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就认为他还是原始人,这肯定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这个笑话引起的更严重的后果,可能还是一个民族尊严的丧失和民族之间的歧视。因此,“光屁股”的东西,还是不要摆出来最好。退一万步说,哪个人的祖先在原始社会的时候没有光屁股过?哪个人会愚昧到经常拿祖先光屁股的事向别人述说?展现民族文化亮点、宣扬民族可嘉精神,这应该成为民族文化工作者必须遵守的根本原则。

 

《梭嘎苗族生态博物馆》一文附录如下:

    1995年,中国第一座生态博物馆落户贵州六枝特区梭嘎乡,这也是亚洲第一座生态博物馆。它的建立,是我国保护少数民族文化的新尝试。不过,这个从欧洲空降过来的新事物,从一开始,便处在两种相反观点的争论中。

  20世纪80年代初,贵州省文物部门对全省3个民族自治州和7个民族自治县进行了一次调查,获得22个民族村寨的调查材料60余万字,拍摄了大量珍贵照片。从征集的4000多件民族服饰中,文物部门深深感到其中的人文价值面临消失的危险。

  1986年,博物馆学家苏东海先生来贵州考察。身为贵州省文物保护顾问的他,对陪同考察的人员说:建设生态博物馆也好,建立民族村寨博物馆也好,都是目前博物馆界的尖端,如果贵州办一个这样的博物馆,那是全国第一。

  苏先生所倡导的生态博物馆,诞生于1971年的法国。不同于传统博物馆,生态博物馆没有围墙,而是将保护范围扩大到文化遗产留存的区域,并引入社区居民参与管理,同时寻求文化遗产在未来的延续和发展。它们在全世界约有500座,是一种世界流行的文化遗产保护形式。

  但是,在资金仍然困乏的时期,这一计划也只能停留在美好的愿望中。

  1994年,国际博物馆协会年会在北京举行。同为国际博物馆协会学术委员的苏东海和挪威著名生态博物馆学家约翰杰斯特龙教授参会。其间,两位学者就生态博物馆与民族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进行过深入地探讨,并将目光共同投向了贵州。

  第二年,杰斯特龙乘坐的越野吉普就出现在了进出梭戛的唯一通道上。山寨里的一切让他感到震惊:村寨仍处于男耕女织的自然经济状态,没有文字,刻竹记事,有独特的婚嫁、丧葬和祭祀仪式、音乐舞蹈等。他不愿按原计划离开,一定要在这里住一个晚上。这下可忙坏了乡里的干部,忙着派人去山下买被子。但这些被子最终没派上用场。按照杰斯特龙的意思,他们在一块空地上点了一堆火,全寨的男女老少都自发地穿着盛装赶来,围着火堆又唱又跳。杰斯特龙彻夜未眠,用摄像机拍下了那个难忘的夜晚。

  19954月,在苏东海和杰斯特龙等中挪博物馆学家以及贵州文物工作者组的共同努力下,一份《在贵州省梭嘎乡建立中国第一座生态博物馆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正式出炉。

  在初建梭戛生态博物馆时,苏老与挪威博物馆学家约翰杰斯特龙先生之间就有一场很有意思的争论:长角苗女孩该不该读书。杰斯特龙先生怕现代知识污染了这个完美的文化;苏先生则认为应该让她们获得现代知识,让她们开阔眼界,从而提高保存自己文化的自觉性。

  再后来,是当地人引不引入自来水的争论。外国专家认出,长角苗妇女由于长期背水,为保持身体平衡,有着独特的站姿与走姿,不应引入自来水;而中国学者认为,不能因为要保持当地妇女婀娜的身形,而要她们长此以往地背水。

  虽然这些争论都过去了,但是封闭与开放、保护与开发的争论却从来没有停息过。但是,最终各方形成一个共识:中国第一座生态博物馆是在一个仍然封闭落后的苗族社区建设起来的,兴起于欧洲的生态博物馆理念要在中国生根,必须要符合中国的实际,走中国特色之路。

  19971023日,国家主席江泽民和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王后宋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了《挪威合作开发署与中国博物馆学会关于中国贵州省梭嘎生态博物馆的协议》(以下简称《协议》)签字仪式,中国国家文物局局长张文彬和挪威外交大臣沃勒拜克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协议上签字。中国和挪威合作在贵州创建了中国第一座生态博物馆。

  19981031日,梭嘎生态博物馆资料信息中心在陇嘎村内建成开馆。中心建设面积420平方米,按要求配有档案室、展览室、视听室等,濒临消失的有形和无形文化遗产被储存在这里。同时,用传统工艺、传统材料、整体维修保护了村内10幢百年以上极具特点的民居,初步解决了村内水、电、路问题,新建了希望小学,编写了10万多字的《中国贵州六枝梭嘎生态博物馆资料汇编》。

  梭嘎苗族生态博物馆的开馆,填补了中国乃至亚洲在世界生态博物馆运动中的空白,海内外媒体作了专题报道。

  随后,中挪双方又相继在贵州省合作建设了镇山布依族生态博物馆、锦屏隆里古城生态博物馆和黎平堂安侗族生态博物馆等3座生态博物馆,成为我国唯一拥有生态博物馆群的省份。

  目前,我国已有11个生态博物馆,分布在贵州、云南、广西和内蒙古等地区,保护着苗族、瑶族、蒙古族等民族丰富多彩的文化活标本。

  但是,关于生态博物馆的争论却一直没有停止。特别是有些地方把生态博物馆当成旅游景点来开发。旅游开发或许不可避免,但商业味过浓必然会加速民族文化的消亡。20061026日,学者摩罗就在其博客上发表《主流的力量》一文,对梭戛村寨发生的一切感到忧虑:这里(梭戛)究竟丧失了什么,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盘点。

  对于生活在生态博物馆中的人们来说,他们对杰斯特龙先生万分感激。这位将生态博物馆正式引入中国的挪威专家,于20024月在俄罗斯考察时心脏病突发不幸逝世。为了怀念和感谢他为贵州所作的一切,人们为他画了一幅白描头像,雕刻在镇山村口的岩石上。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苗族文化专题
专题信息:
  洞庭西子•苗青先生的新书《苗族文化研究》公开出版问世(2017-10-27 8:54:27)[1632]
  从江苗寨群众欢度燕子节(2017-3-28 16:28:49)[1142]
  剑河:欢度苗族“姊妹节”(2017-3-28 16:26:39)[1163]
  《苗族文学论稿》一书早已公开出版问世(2016-3-29 20:55:54)[4028]
  李熙桥镇推进合村改革工作(2016-3-20 13:51:09)[1970]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296.875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