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语文>>苗语苗文研究
  发表日期:2013年2月2日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麻荣远   已经有4019位读者读过此文
 
 

从苗语和汉语的比较看古代器物的发明

 

 

 

 许多人都已知道苗族先民有宗教、刑法、兵器、医药四大发明。但是人类能够从荒古走到今天,必须发明创造的器物亦夥矣,又何止这几种?有的器物现在看来十分平常,甚至是很“落后”的,但在荒古时代它们能否被发明出来却可能攸关族群的存亡。那么,这些与生死攸关的众多器物又都是谁发明的呢?以往每涉及这类问题,饱学之士往往引经据典:据某书记载,某某器物为某某圣贤所发明。而那些“经典”又无不被认作是汉族的,所记载的当然也都是汉族的事,则这些发明者也无不是汉族的圣贤了。但这并不完全是真的。因为刑法的发明当初是被当作一桩罪行记录下来的,所以才归到苗族的名下,没有人跟他争抢。但由此却可推断,苗族先民之重要发明也许不止此区区数端。不过如何判别却是个难题。然而人们也许忘记了语言的作用,也许我们可以从语言入手,用汉语跟苗语比较的方法,找到了解这个问题的蛛丝马迹。因为器物的名称与语言有密切的关系。比如电话和电影当初是两种新的事物,但建构“电话”“电影”这两个词的电、话、影三个原料却是固有的,不是有了这两样东西之后才新创的。如果这两样东西不是泊来品的话,就可以根据这三个语料的来源判别它们的发明者的族属。即便是泊来品也能藉此判定最先引进者的族属。语言有两大特点。第一大特点是其客观性,它不能由任何人随意杜造。第二大特点是民族属性,所有的语言无不属于特定的民族。著名民族语言学家戴庆夏先生就说过:“自从人类形成民族以后……语言就同民族密不可分。语言从来都是从属于每一具体的民族,成为民族的一个重要特征。语言是一座历史的博物馆,它比较全面而深刻地反映民族的特点和历史发展的脉络。”(《民族研究》1996年第一期)因此,如果构成那些新事物的名称及相关语料的民族属性可以判定的话,则与这些事物的发明有关的民族庶几可知。由于对语言,尤其是对民族语言的研究还不够深入,语言在这些方面起到的作用还很少。本帖在此先作些尝试,供大家批评参考。

本来中国古代先民对发明创造非常重视,对发明家常给予至高无上的尊崇。如王亥是个训化“服牛”的人,他在甲骨卜辞中就享有很高的祭祀礼遇。但武王克商之后,周人禁止一切发明创造。周王下令,谁的手如果太巧了就要被锯去手指。所以我们说商周交替对中华文化是个断层。到了春秋战国,诸侯国之间连年争战,周王已经只是个摆设。战争要消耗大批粮食,大量的伤员需要救治,各种攻防武器需要改造、更新。这就需要各种人才。此时心灵手巧不止不能被锯手指,而且还要被当成英雄。所以“尚贤”的观念重新抬头。墨子最先提出了“尚贤”的主张。他说有本事的人不问其出身如何都可以推举出来当“天子”,做大官:“选择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又选择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三公;…立诸侯、国君。”所谓“贤可者”包括有创造灵感的人才。他本人就想发明木制的飞机。为了向那些对发明创造有过重大贡献的先人表达崇敬之意,他把有发明创造者都称为“圣王”:“古之民未知为宫室时,就陵阜而居,穴而处,下润湿伤民,故圣王作为宫室。”是哪位圣王呢?他没说。到了韩非便具体些了:“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构木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曰有巢氏。民食果蓏蚌蛤,腥臊恶臭,而伤害腹胃,民多疾病。有圣人作,鑚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到战国末年下及秦汉之际,又兴起了一场把“古代圣王”都集合在黄帝旗下的运动。不止颛顼、帝喾、尧、舜、禹、稷…诸“圣王”都成了黄帝的子孙,不被一些人看好的蚩尤还成了黄帝的刀下之鬼,而且各种器物的发明也都集中归功于黄帝或他领导的贤臣了。其中把绝大部分古代发明都归于黄帝的是一本出于秦汉之际叫做《世本》的书。上世纪一位叫齐思和的学者在其《黄帝之制器故事》中说:“古史传说,至战国末年,既集中于黄帝,其制器故事自亦较其他传说中之帝王为多。故《世本》所举伏羲神农尧舜之发明不过琴瑟棋箫数事而已。至若井火食旃冕制乐等重要制作,皆归功于黄帝。不惟使重要之发明归之于黄帝已也,更以重要之发明家为黄帝之臣。如苍颉造字,先秦诸书所同言也,而皆未言其时代。至《世本》则以为黄帝之史。《吕氏春秋·勿躬》篇已以大桡等十四人为人臣。至其为谁氏之臣,尚未之言也。至《世本》则曰:‘黄帝使羲和占日,常仪占月,臾区占星气,伶伦造律吕,大桡作甲子,棣首作算数,容成综六律而著调历。’于是七人又皆成为黄帝之臣,而其创作之功皆归于黄帝矣。”

幸亏苗族保留了自己既独特而又与汉语有密切关系的语言,否则这本糊涂账就只好永远糊涂下去。有一本叫《管子》的书,在它的《轻重戊》篇这么说:“黄帝作鑚燧生火以热荤,民食之无兹肠之病,而天下化之。”他把发明鑚燧生火的功劳归了黄帝了,但他在不经意中却“误用”了苗语。大家注意引文中的“兹肠”这个词。其中的“肠”原文是左月右曷。仿歇、蝎、猲这些以曷为声的字,知道此字应读若“歇”,即东部苗语xed,也就是肠的意思。“兹肠”即qib xed,也就是胃肠。现在我们看看上列数事中的几件事。

 

1.  书契

书契也就是通常说的“文字”。“文字”的“字”本义是孕,其字形是孕的讹变,和现代意义的字本无关系。秦代之前只称“文”,秦始皇在《琅邪石刻》上刻了“器械一量,同书文字”以后文和字才在一起联用。文原本是花的意思。《诗·小雅·六月》有“织文鸟章”句。“文鸟”就是鸟形花纹。花,包括自然的花及人工画的或绣的、织的花纹,苗语都称beixbengx。文是唇音,与beixbengx是近音。文字原本是从图画发展而成,故beixbengx也就是文的本源。中国最早可以识别的文字是甲骨文。但我们已经从多个方面证明,包括甲骨文在内的“汉字”是超汉语的,一种单一的来源语造不出一种具有充分表现能力的写意文字。现在甲骨文与苗语的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悬念。

 

2.占日,占月,占星气

占日、占月……的占是生、长、生长的意思。羲和与常仪是生下日、月的两位女神。“黄帝使羲和占日,常仪占月”的意思是黄帝让两位女神把日月生出来。也就是在黄帝这样做之前还既没有日,也没有月,当然更没有人类与其他万物。能生日月的当然不是通常的女子,只能是法力很大的神。能使女神生日月的神,法力就更大了。在西方那是上帝。但有神话才会有神,而神话又是人编造的。所以神话中的神无论法力有多大也是人编出来的。人编造出来的神并不能真正杀人。所以黄帝杀蚩尤绝不是真事实,是好事者编造的。

占日、占月,大桡作甲子,实际上就是制造历法的神话故事。我们在《尧典和女娲氏的制历事业》中已经把苗族的制历神话与《淮南子》的《览冥训》《本经训》及《尧典》进行了详细的比较,证实这些传说其实是苗族制历神话的一些变式。这里的“占”也源自苗语dand,正是生、生长的意思。占日即dand hneb,占月即dand hlat。长树称dand ndut,长草称dand reib,长毛(发霉)称dand nbaod。植物都是自然生长出来的,故“植”同苗语也有关。植音直,苗语称danx,与dand同音,植物也就是自行生长之物。植在汉语只可做种植解,没有生长的意义。《尧典》的主要内容就是制历,故大桡也就是大尧,绝对不是一种树。

 

3。律吕

所谓“律吕”就是一组十二节长短不同的竹管。竹管的直径相同,长短不同,发出声音的频率也不同。中国古代便用一些长短不同的竹管来规定乐器的音准。古人把乐音的相对音高分成五级,称“五音”或“五声”,并命名为宫、商、角、徵、羽,相当于简谱的1do2re3mi5sol6la)。绝对音高分十二级,相当于现在的c调、g调之类,音准用十二根长度不同的竹管来规定,单数的六根称六律,偶数的六根称六吕,依次命名为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中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那么“律”显然源自竹管。但是从汉语我们找不到任何律可以解释为管子的迹象。而苗语称管或导水的沟槽为leix,也就是“律”。水管称leix ub“律渥”。房顶上盖的瓦,凹凸相间。凹下导水的一行称was leix“瓦律”,凸向上的一行称was pot“瓦颇”。瓦楞纸的瓦楞是was leix的谐音。水不顺水管流动,会泛滥,人不按法律规范行事,社会就不会和谐。法律的律就是水管意义的引申。

 

4.弓矢

弓矢是古代一项最为重要的发明,是古人唯一可以达高至远的手段。在发达的农牧业形成之先,古人靠渔猎及采集果实而生存。那时无论是陆地还是水中凶猛的动物都种类繁多。它们都有尖牙利爪,人猎物,物亦猎人。生产同时也是战斗。在弓矢发明之先,人们不得不跟凶猛的动物作面对面的生死搏斗。这既有人或动物的主动出击,也有狭路相逢。此过程中。人可能猎获野兽,也可能成为野兽的美餐。如果人被猎获的概率过大,死亡率就会提高,当死亡率大于出生率时,人类就会逐步消亡。动物也是这样。弓矢发明以后,情况发生了逆转。因为弓矢有达高至远的作用,人和猛兽面对面搏斗的机会大大减少,人的死亡率大为降低。相反猛兽被猎获的概率大为增加,所以越是凶猛的兽类越是走向灭绝。

关于弓矢的发明者,古书说法不一。《墨子·非儒》说“古者羿作弓,”《荀子·解蔽》说“倕作弓,浮游作矢,而羿精于射,”《吕氏春秋·勿躬》说“夷羿作弓,”《山海经·海内经》说“少皞生般,般是始作弓矢。”然此条郭璞注:“《世本》云:‘牟夷作弓,挥作矢’。”从以上这些说法我们找不到什么要领。我们看《易·系辞下传》的说法:“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弦,这里作绷紧解;弧,来自苗语nkud(弯曲),剡,为苗语danx,直的意思。弓就是一段圆弧。圆弧来自wand nkud。矢是直的。从文字角度看,引字的曲笔表弓,直划表矢,一曲一直构成“引”字,弓又兼指示读音。牵引之引,苗语称jongb,蚯蚓称giongb,都与弓同音。汉语引和蚓都与弓无关。

与弓矢有关的还有“射”字。射有两种写法,一为寸身,一为矢身。.为什么射字写成寸身或矢身呢?这与苗族的一个神话传说有关.

据《古老话》说,古代十二个太阳和月亮一起出来,照得大地人都没法生存。当时有果射果箭(又称果酥果箭、代酥代箭),从地底下上来,上射太阳和月亮.只留下各一个。这样人类才能生存。但是据苗族传说。果射果箭只有人的大小拇指一般高矮,也就是说只有一寸或一个箭头高矮。他们住在我们的脚底下,太阳要到晚上才能照到他们的国度。所以射字就写成寸身或矢身了。又不止射字,凡和矮小有关的字如矮、矬、短等几乎都加矢做意符.这就不奇怪了。

其实箭头或梭标,苗语都称为sed,也就是""。射箭苗语称为bangdseb,也即"放射"。但苗语的射是名词,放是动词。汉语射箭的说法是后世才有的,放射性元素就更是后起的说法了。由此可以看到古代弓矢的发明与苗族先民的关系。

 

5.耕稼

所谓“耕稼”也就是农业。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农业起源很早,从地下挖掘来看,稻作农业早在六千多年之前就有了,谁都说不清当时都有些什么“民族”,或有没有“民族”。但在中国古书里,有的把耕稼的发明归功于神农,如《管子。轻重戊》:“神农作树五榖淇山之阳,九州之民乃知榖食,而天下化之。”有的归功于后稷,如《荀子·解蔽》:“好稼者众矣,而后稷独传者一也。”《吕氏春秋·君守》《淮南子·修务》都说“后稷作稼。”后稷是周人传说的始祖,无父而生。周人当初是来自西土的一个小民族,武王克商以后入主中原。此后周人的文化才跟东方文化混合在一起。然而甲骨卜辞里已经有了农业生产的记载,所以农业不可能是由周人带到中原来的。从而耕稼的发明者也不可能是后稷。这里我们只是就“农”、“稼穑”这些词的可能来源,发表一点意见。

农为什么称为“农”?似乎从来没有人觉得有必要提出来加以讨论。但农是个比较抽象的概念,不能由客观事物对人脑的直接刺激所产生。它应该有更原始的本义。我以为“农”是苗语的niongl的引申。niongl是“活”“活的”的意思。如此说不谬,农业便可解释为人赖以生存的事业。从文字来看,農字从辰。辰应该也就是農的读音。但现在汉语农和辰并不是同音字。辰的意义在古代相当于现在的“日子”。出土器物的铭文中屡有“辰在xx”的说法,xx指天干地支名。如《庚嬴卣》:“隹八月既望,辰在己丑;”《令彝》:“隹八月,辰在甲申;”《剌鼎》:“唯五月……辰在丁卯”等。“辰在丁卯”的意思就是那天是丁卯日。由此可知,关于日子、日期古代有可用两个词表示,一个是日,另一个就是辰。我们注意到,苗语现在仍然保持这种方式:一是hneb,一是niongshneb相当于日,niongs相当于辰。只是苗语东部方言习惯用十二生肖记日,如卯日称niongs lad。而niongsniongl、農同音,与農、辰应该同音相符。这样,農和辰的关系就可以合理解释了。

至于稼穑,则相当于苗语ghob sanb ghob nzatsanb明显就是穑,nzat即稼。

 

6.舟,楫

舟,古又称航,或写作杭,现在一般称船。关于舟的发明,《墨子·非儒》归于巧倕,《吕氏春秋·勿躬》则说“虞姁作舟,伯益作井。”从语言方面考察,航或杭即苗语ngangx。与航船有关的帆来源于苗语planb。帆与旗是同一事物的不同用途,意义上应有联系。旗苗语称gix。帆与旗连称得苗语planb gix,是风或起风的意思。風字从凡、虫,按照苗语连读也是planb gix。《易·系辞下传》说“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刳是苗语kud,抠、挖、刻之意。

 

7.车

墨子·非儒》说“奚仲作车,”《荀子·解蔽》“奚仲作车乘,”《淮南子·修务训》“奚仲为车。”奚仲是哪个时代的人,这些书都没有提及。但甲骨文已有车字,则车至少是在商代就有了。从语言角度看,车的最大特点是转动。人类必先有转动的概念然后发明车。所以车的读音当不能离开旋转。转动或者旋转,苗语称ceub,说成四字格则有beud ceub beud nieus。显然ceub即车,nieus就是辇。又形容转动的状态称ceub ghud lud 。ceub ghud lud与“车轱辘”谐音,但意义有差别,是“骨碌碌转”的意思。车轱辘就是专门用于“骨碌碌转”的东西,两者的联系傻子都能看出来。

 

8.磁石

指南针是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据传指南针是轩辕黄帝所发明,但发明指南针必须以发现磁石为前提。磁石的磁是怎么来的呢?它的原始意义是什么?有人说磁石的磁字是由慈善的慈引申的,但我们看不出磁石与慈善有什么关系。我以为磁应该是从苗语nzad引申而来。nzad是吸的意思,与磁、慈双声通转。吸铁石称roub nzad hlaot,直译“石吸铁”。亲吻,父母亲孩子的脸蛋,都称nzad。父母亲子女是父爱、母爱的外在表现,是本能行为,必先于慈善与磁石出现。所以说慈与磁都从nzad引申是合理的。

 

9.市朝

市朝的发明,《吕氏春秋·勿躬》《世本》都说“祝融作市”,《易·系辞下》说“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日中这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但到了东汉,班固《东都赋》则曰“分州土,立市朝,作舟车……乃轩辕之所以开帝功也”,又归于无所不能的黄帝了。“市朝”就是市场交易。市场交易是社会分工的产物,世界各民族进入社会分工阶段有先有后,故很难说是谁最先发明。不过对于中国而言,就与市场交易有关的语汇而言,与苗语和苗俗的确有十分密切的关系。我们已多次说过,钱、刀、贝(币)都曾是货币。然而钱来自苗语janl,刀来自daot,贝(币)来自bianljanl指凿子,daot指斧子,bianl指蚌壳。苗俗敬畏雷神。雷神惩罚奸邪之徒用的就是钱凿斧判。在自利的驱使下,交易过程最容易出现用邪使诈的行为,故有无商不奸之说。用钱、刀作货币就是警告那些奸邪之徒:你的一举一动都躲不过神明的法眼,敢于用邪使诈必遭钱凿刀判的惩罚。

与交易关系密切的还有價,苗語称nghat。但nghat除了價格意思之外,还是财产。價字由人西贝三个部件构成。人指奴隶,西表谷物,贝即现金,加在一起便是财产。而且家的本义和價相同。宀是大(即人)的讹变,豕代表家畜。《诗经》有一首诗叫《行露》其中有“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虽速我讼,亦不女从!”之句。速我讼”的意思就是把我告到官府。但这跟有家没家有什么关系呢?把家理解成后代意义的家庭或家族就没法讲通了。把家作——财产解就很贴切。因为古代告状也要花钱,诉讼费称为“速矢”,所以告状叫“速讼”,告我的状叫“讼我讼”。没钱就不能告状,所以这里说“谁说你没钱?用什么把我告到官府?”

 

10.纺织

“纺”这个字的来源我没考证出来,但与纺织有关的词和苗语也是有密切关系的。组字从纟且声。应与纺织有关。在织布机上牵动经线交替作上下运动的部件苗语称zut,打纬的部件称为jel。显然zut就是组,jel就是织或缉。经线必须通过zutjel才能井然有序,人要经过组织才能步调一致。现在的组织明显是从zut jel引申而来的。单纯的纯字从纟,但现在似与纺织无关,其实该字的本义是苗语ndeib,即布。

与纺织关系非常密切的还有梭子。外国人织布用不用梭子,汉语梭子这个词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本人没有考证。梭子,苗语称ghob nangl,穿梭叫bangd nangl。《诗经·小雅·大东》有“歧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的句子。“七襄”是什么东西?历来的说诗者都说不清,朱熹也只说“未详”。我们从曩字从日襄音而读为nang推断:襄应该也可以读为nang,而与苗语nangl同音,则“七襄”就是七把梭子。句中的歧是苗语nqead,是落单、不成对的意思。那么这几句诗的意思就是;那孤独的织女,整天都拿着七把梭子,虽然七把梭子,还是织不成布。这与民间传说织女的手非常巧,可以同时用七把梭子织布完全一致。但由此也可以看出苗语的nangl至少在西周时代就有了的。

 

11.宫室

宫室也就是房子。《易·系词下传》说:“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也就是说上古之人很长时间都住在山洞里,那么房屋的称谓也应该是洞穴的发展。就如现在虽然换上了高楼大厦,但跟原来的茅草房一样还叫房子。山洞苗语称khud bleat。我们注意到穴字从宀八音。八与bleat读音切近。则穴当从苗语bleat而来。我们知道古代还管房子叫“府”,略去轻重唇音的差别,府、八、bleat、与苗语bloud(房子)也是切近的。khud与库同音。库、府又都作仓库解。人既然住在山洞里,物品当然也贮放在山洞。所以库府即khud bleat,这是完全一致的。栋是苗语dongt,是顶部的意思。房顶称dongt bloud,洞顶称dongt bleat。但栋和汉语顶是有区别的。苗语的“栋”是从里面看的,从外面看的房顶称pot“颇”。

 

12.酒

《淮南子·修务训》说:“仪狄作酒。”酒苗语称joud,仅从读音,很难判断是借词还是有共同的来源。然酒字从氵酉音。酉就是酒坛,苗语称为anb。但anb同时又是苦味。《广韵》有一个酓字,注“酒味苦也”,音“於琰切”,与苗语anb“苦味”相同。《玉篇》也有一个左酉右今的字,显然是酓的别构,注:“于琰切,酒也”。由而可知,酒是因为味anb“苦”而得名。现在酒与酓读音不同,那是因为酒还可从嗅觉的角度命名。对嗅觉的刺激苗语称jeut,与酒切近。后来读音上酒行酓废,这就是酒的现在读音的来源。

《诗经·小雅·大东》有“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酒浆即苗语joud jangl,也就是甜酒。可见早在西周时代,酒便是从苗语来的了。

以上我们列举了十二类器物。虽然不能说这些都是苗族的先人们所发明,但其来源跟苗语有密切的关系则是可以肯定。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苗族语言文字专题
专题信息:
  苗文创制与苗语方言划分的历史回顾(2014-4-10 22:23:26)[2423]
  大南山苗语——西部苗语的“普通话”(2011-12-15 12:45:45)[5129]
  关于《苗汉汉苗电子词典》(2011-11-21 17:41:43)[5271]
  双语教学及苗文在苗族教育中的作用(2011-11-18 23:22:00)[2954]
  苗语苗文教学视频转播(2011-11-18 21:54:34)[3359]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671.875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