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历史>>苗人历史综合研究
  发表日期:2012年8月4日   出处:文山苗族网    作者:纪世龙   已经有2320位读者读过此文
 
 

苗族的“他杀”与“自杀”

 

 

                                                                               

         我想提请人们注意的是:苗族的处境已经非常的尴尬和危险了!

        在中国现有的55个少数民族中,论历史的古老和人口的规模,没有几个民族可以和苗族比肩,而苗族的落后与贫困程度,同样也没有几个民族有“资格”与她为伍。别的地方姑且不说,仅以有苗族大本营之称的贵州省为例。几年前,贵州有关部门曾经对该省14个世居少数民族的经济、文化状况做了一次全面深入的调查,结果发现:苗族和瑶族是全省文化最落后、生活最贫困的两个少数民族。从国家统计局所公布的各项经济指标来看,贵州是中国最贫困的省份,如果以此来推断苗族是中国最贫困的少数民族,也许仍然缺少足够的依据,但说苗族是中国最贫困的少数民族之一,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

 尽管我无力也无意去考证这个古老民族为什么会沦落到今天的境地,但一次次翻开历史这部大书之后,我的脑海突然浮现出两个血淋淋的词汇:“他杀”与“自杀”。

 

        先说“他杀”。

        我不知道黄河中下游地区是否就是苗族最早的发源地,也不清楚蚩尤是否就是苗族最老的祖先,当然也不明白传说中蚩尤与炎黄二帝的征战是否就是苗族结交霉运的序曲。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拥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苗族的日子一直不顺,这个举族迁徙、漂泊不定的流浪民族,其身后总是出现一个个“他杀者”的影子——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动辄就对同样也是他的臣民的他们进行围剿和杀戮。从北到南、从东到西、从中国到海外,苗族所走过的道路无处不是流血的脚印,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感知从历史深处弥漫出来的一股呛人的腥味……

        闲着没事的时候,我常常喜欢为当权派设想“苗族该死”的理由,但越想就越糊涂。

        我不了解远古时期的苗族是什么样的长相,但明清时期的苗族和现代苗族的相貌应该没有多大的区别,因而也不会是一群人见人恨,使人想除之而后快的另类。从性格来看,苗族也绝非是一个心胸狭隘、处处树敌的民族,因为在这个民族的伦理道德体系里,“爱”与“善”始终是第一要义。就是外人要讲苗族的好话时,首先想到的也是“热情好客”这样的词汇。那么,是不是因为苗族是一些软弱无能,可供人操练刀枪的草民呢?大概也不是。比如清朝时期发生在我家乡的乾嘉苗族起义尽管最终失败了,但清军的代价也非常昂贵,其中也居然有相当于省长和大军区司令一级的“干部”成为苗民的刀下鬼。据说,清军对被俘的苗族义军统统格杀无论,而苗族义军对待俘虏则是有杀有放,其选择标准很简单:对贪生怕死、四肢发软的俘虏就一刀拿下,而对那些死到临头也毫无惧色,且高呼万岁的俘虏则留一条生路,因为苗民认为他们“有种”。如果有人说苗族之所以引来杀身之祸,是因为他们有颠覆政府建立苗国的政治图谋,这不仅是天大的冤枉,而且也极端过分地抬举了苗族!历史上的苗族起义的确不少,可他们所提出的最高政治纲领也只是“逐客民,复故地”而已。苗族从古到今,似乎从来没有建立过自己的政治组织,在代代相传的传说和史诗里,也没有诸如“独立”“自治”的蛛丝马迹。即使是最具有政治色彩的“议榔”组织,也不过是几个德高望重的寨老在火塘边商议如何抗击外来侵略的事情——这是任何一个民族在生死存亡关头都会产生的本能反应。其实,成天忙着逃命的苗族哪里还有心思考虑如此远大的理想啊,能够平安度日就已经是他们一生中最美的幻想了!哪怕是在形势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的今天,他们对有机会进城读书供职政府机关的儿女们的最高指望也就是“富贵双全”:有工资领,有房子住,儿女满堂,逢年过节能给他们汇来几个酒钱……他们当然知道有县长和省长,但如果你说你要当总统或总理,你就要费尽口舌去向他们解释,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总统和总理是什么样的职位,可一旦你真的解释清楚了,他们要不认为你神经有毛病,要不就被你的“鬼话”吓得昏死过去……比如我家大伯晚年的最大愿望就是想我带他去看火车和城市是什么模样。在他去世的前一个春节,他又说自己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想有一副墨镜,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戴上墨镜就象电影《南征北战》里面的“张军长”,威风啊!可非常不幸的是,在历史上不断遭到讨伐的也就是正是这样一些可怜的大伯们啊!

        1949101,天安门城楼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不仅宣告一个国家的诞生,也使得苗族能够以人的名义和其他民族平等地站在一起。杀戮的历史终止了,可历史的杀戮所带来的灾难却足以让苗族一代一代地消化与承受。翻开中国地图,你可以轻易地发现,当今苗族所分布的区域皆是生存环境最险恶的地带,不是在荒山野岭,就是在人迹罕至的不毛之地——为了香火的延续,他们的祖先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许多年后的今天,当本是同根生而后又各自流亡的他们有机会走到一起的时候,他们却无法找到一种完全相同的语言来诉说灵魂中的痛苦与狂喜了。我知道苗族中繁杂的支系、不同的方言、陆离的服饰正在极大地满足着旅游者的好奇,但不知道是否有人读懂了隐藏在这种文化现象背后的浩劫和悲剧……

        苗族当然也在前进,只是他们的每一个步子都显得是那样的沉重。为了了望县城的灯火,他们必须起早摸黑地翻越一座又一座大山……

        有学者认为,苗族在人类文明史上的悲惨遭遇只有犹太人可以比拟,苗族也因此而获得了“中国犹太人”的称誉。其实,这样的称誉苗族根本不配!尽管有同样的沧桑与劫难,但风雨之后,犹太人却见到了彩虹。当人家已经能够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上虎虎生威的时候,苗族却只能在几乎已经被人遗忘的崇山俊岭之中默默地呼吸,农闲季节,他们或许会上上刀梯、吹吹那支沙哑的芦笙……

 如果你想追问“为什么!?”你就将触及到关于苗族的另一个词汇——自杀!

 

        他杀与自杀,是灭亡的两种方式,其区别在于:前者是被动的,后者是主动的。我所要说的苗族自杀,最主要的表现方式就是群体性对教育的漠视与麻木。

        既然有人将苗族比喻为中国的犹太人,那还是让我们看看真正的犹太人是怎样的——

        以犹太人为主要人口的以色列,14岁以上人均每月读一本书,在人均拥有图书和出版社及每年人均读书的比例世界第一。在犹太社会里,人们所信奉并世代相传的是:书是甜的、智慧是抢不走的、学者的社会地位是最高的。这就是犹太人中为什么会产生如此之多的诺贝尔奖得主、杰出科学家、各种专业人才的最大秘密。

        1998年夏天,我曾经在有成千上万苗族外来工聚集的广东佛山、东莞、惠州、深圳等地做过一次粗略的调查,我惊讶地发现,在广东上千万的外来工队伍里,苗族青年所从事的大多是一些最苦最累也是收入最低的活路,男的以搬运为主,女的则从事包装、保姆之类的行当,凡是需要有一定文化层次且收入较高的行业里,几乎没有苗族外来工的影子——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能!

        现在无法估计庞大的苗族群体中到底有多少文盲和半文盲,这也许不是很重要,而真正让我痛苦的是:苗族文盲不是在减少,而是正在被大量的复制出来!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因为苗族真的贫穷到已经无力供养子女上学的地步了吗?

        我所进行的一次采访已经修正了我原来的结论。

        贵州惠水县的摆金镇有一苗寨,依山傍水而居,宽阔的田坝有连片的稻田,凭心而论,这里已经是中国苗族最好的居住环境了,他们种植的黑糯米远近闻名,生活也因天时地利而获得了保障。数年前,这里建起了一间不错的中学,可能够进去就读的统统是清一色的男孩子。在这里,苗族女孩能够读完小学已经是很幸运了,不是她们不读,而是家长不送。该村村长是一个退伍军人,在当地也算是最开明的人物了。他育有两女两男,其中一个女孩学习成绩非常好,可读小学毕业之后,村长就叫她在家养猪不要上学了,孩子当然不依,常常又哭又闹。于是村长就诓她:家里穷,先让两个弟弟读书,等你把猪养大后我就让你读初中。孩子把所有的课本用旧床单包好,然后高高地挂在屋檐上,说是怕老鼠把书啃了。我对村长说:你让孩子去读书吧,若有困难,我可以承担她的全部费用。村长嘿嘿一笑:读书的钱到是不缺,问题是给人家盘一个女孩子划不来,出嫁的女孩就是泼出去的水……

        富裕的苗族人尚且如此,那贫穷的苗寨又该是怎样的景象?我的心突然发凉。

        苗族是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解放前就有了,但未普及;解放后又重新创造了文字,但还是没有普及——《苗人网》编者按),苗族女人在民族文化传承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是,那些一辈子为民族而辛劳的女人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回报,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读书欲望也遭到了残酷的剥夺。在苗寨,人们评价一个女人通常不是说她知书达里,而是她挑花刺绣的手艺——这当然不是一种罪过,我感到悲哀的是:我们的民族就是以这样的模式规范着自己的母亲,那些已经被规范的母亲又接着用同样的模式来规范自己的女儿——未来的母亲们!

        我承认:苗族真的很穷。我悲哀:苗族的贫穷不仅没有成为奋发的动力,反而成了惰性的托词和借口。如果把这样的集体无意识称为自杀,我以为一点也没有过分。

        要拯救苗族,必先拯救孩子,而拯救孩子,必先从拯救女孩开始!

        是的,吾爱吾族,吾更爱真理啊……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苗族研究专题
专题信息:
  文山市召开“蒡蔸朗苗族文化生态园”建设座谈会(2016-3-22 21:23:24)[1853]
  纪念抗战胜利,维稳安全第一(2015-8-27 19:29:09)[2681]
  苗族从这里走向世界(2015-8-13 20:53:18)[2811]
  湖南绥宁县李熙桥镇扎实开展灾后重建(2015-6-26 7:21:24)[1496]
  网络时代文化传承(2015-4-8 21:53:01)[3007]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703.125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