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历史>>族源史
  发表日期:2011年12月28日   出处:原创投稿    作者:麻荣远   已经有4061位读者读过此文
 
 

文字学与苗族的来源

                                   ——从《说文解字》说起

  每当谈论到苗族的语言、历史、文化的话题时,难免会碰到“音韵学”呀,“文字学”呀等知识。由于现今的大专院校,开设这种课程的只有少数。因此每当提到这些知识时一些网友即使有大学文化,也总有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而有少数人又常拿这些东东来网上忽悠,好象有多么大的本领似的。就如同贵州地方新来的那种稀有动物一般。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语言文字与苗族的历史、文化乃至苗族的来源又确有非同寻常的关系。要想深切研究苗族的文化和历史,这些知识是不可或缺的。无论毕业于什么样的名牌院校,也无论取得多高的学位,如果不具备这方面的知识而要从事苗学方面的研究,都将是很大的缺失。因为苗族的历史虽然没有连续的记载,但他的古老、他的漫长却无庸置疑。对苗族来说,语言和文字远不只是一种交际的工具及其附属的第二信号系统那么简单,它们还是文化和信息的载体,还凝结着苗族先人的智慧乃至血和泪,有待我们去发现、去开发。而这种工作外人无法代替,无论是多么伟大的“大师”,也无论对苗人的遭遇寄托了多么大的同情,只有苗人自己去完成。
  本人发过的一些帖子多与语言和文字有关。有人说“你那是牵强附会”,有的说“把别人的东西说成自己的不好吧!”我想这正是不了解事物的原委的一种反映。所以我想,介绍一下文字学的一些基本知识也许是有益的。虽然对那些行家里手来说未免有班门弄斧之嫌。
  “文字学”,从前称为“小学”,是研究“汉字”的构造与其音读及字义三者之间关系的一门学问。有人不是说我“牵强附会”吗?不是说那是“人家的东西”而与苗族无关吗?只有了解事物的原委之后,你才能知道究竟是牵强还是不牵强,才能知晓与苗族是不是真的有关系。这门学问是中国特有的,任何外国名牌大学都学不到,即使在文化上与中国关系很密切的日本也一样。由于这门学问还与苗语、苗族文化和苗族的来源、历史直接有关,所以苗人不能不学习和研究它。
  要学习和研究文字学,就必须首先知道《说文解字》,简称《说文》。这是东汉人许慎写的一本书,里面收入了9353个篆体“汉字”。现在刻图章用的“篆字”根据的就是这本书。许慎在这本书里把“汉字”的构造原理归纳为六种,称为“六书”,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班固的叫法稍异:象形、象事、象意、象声、转注、假借,但实质是一样的。
  象形也就是画成其物,是个什么东西就画个什么东西。象鱼、日、月…这些字是最明显的。也最容易理解。指事是借一些抽象的图形符号表示一些抽象的概念。如“上”字是在一横划上加一点指示“上方”之意;下字则相反,在一横划之下加一点;一字就是一横划;二字是两划等。那些横划或点说不上具体为何物,可以看成泛指一切物事。有人说象刀刃的刃字属指事,那是不对的。指事应是指那些无形可象的抽象概念。
  会意是借两个或两个以上独体字的特有关系指示某一概念。如日月两个字会意明字;合手会意“拿”字等。也有用三个字会意的。如三人为“众”,三车为“轟”等。
  形声是用一字充当形符,另一字充当声符。这种字最多,我们也最熟悉。
  假借呢,则只借某个字的读音来表示另外的意义。象“不”字,并不是造出来就有否定意义,“乱”字造出来就表示乱七八糟的意义。它们的本义是什么,现在的文字学家都讲不清楚了。
  最后一个是转注。这指的是两个意义相同,但读音不同的字互相代替。比如老和考的意思都是“年纪大”,但读音不同,于是可以用“老”代表“考”或者相反。因此转注和假借的条件正好相反。假借的条件是读音相同;转注的条件则是意义相同。
  以上就是《说文解字》的大略。这些知识除“转注”一项外,都可从百度查到。
  转注这种方法一直都没有被准确理解,一千多年来一直聚讼不息。前些年还有人专门写了一本书叫《转注论》,虽然洋洋洒洒近二十万言,但仍然没有讲清楚转注究竟是怎么回事,只不过把向来以为是形声字的一大部分划入“转注”的范围罢了。本人曾在一些帖子中解释过“夏”字。夏象人形,所以《说文》注为“中国之人也。”他说的“中国之人”是指“华夏”之人,是不包括“蛮夷之人”在内的。他以为只有这样才能称“夏”。但“汉字”的字义是应该从字形直接认出的。然而从一个人形的大致模样任何人都区分不出什么蛮夷华夏,甚至也分别不出欧罗巴人和蒙古利亚人乃至男人还是女人。因为他们同样都有脑袋、有手有脚,你凭什么说只能是“中国之人”而就不能是“蛮夷之人”呢?所以他的解释与他自己的文字学理论是相互矛盾的。从苗语(东部——下同)来看就不同了。“人”的读音是nex,夏天的读音是neb,满足同音假借的条件。所以我们说它来源于苗语。用于汉语时,只要保留“夏天”这个假借义,读音改成汉语的xìa就行了。这也就是“转注”。所以现在的夏是经过了假借和转注一道手续的。
  我们的说法与六书完全相符。许慎的说法则完全讲不通。可为什么有人却偏要说我们是“牵强附会”,是“把人家的东西说成自己的”呢?对汉族同仁来说,他们圉于千百年来的传统思维,不能接受蛮夷也参予文字创造这一现实,可以理解。对于我们有些人来说,则是受千百年来形成的民族自卑情怀所蒙蔽,以至在铁的事实面前也不敢相信。抱有大民族优越感的少数人,他们的认知往往受到扭曲;而有民族自卑情怀的人则缺少起码的自信。请大家看这两个地下出土的字。上面那个象人形的是“大”字。下面那个谁都可以看出来象蛤蟆。

  

    蛤蟆东部苗语称“蛄”,所以如果按苗语来读,这两个字合起来便是“大蛄”。如果按汉语那就是“大蛤蟆”,但这显然不合一字一个音节的习惯。所以象那位穿“盘古”马甲的,他就把良知扭曲起来,宁可认为那是个“鼋”,两个字合起来是“天鼋”,而打死也不肯承认那是蛤蟆的。而我们有些人呢,由于存在着自卑的心理,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宁可跟着别人说“天鼋,天鼋”。“别人总比我们先进吧!”他们这样想。各位同胞!我写此帖,就是希望大家用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来医治我们心理上的自卑。所谓“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无他:你的眼睛看见的是蛤蟆,就说是蛤蟆而已。无论多么大的权威说那是“鼋”不是蛤蟆你都不要动摇。就这么简单。
  接下来要说说个人对“六书”及《说文》的几点浅见,供大家参考。这些意见归结为如下各条:
  一.《说文》是我国第一部对“汉字”的造字原理进行科学归纳的著作。它搜集、整理并记录了近万个篆体“汉字”,是联系甲骨文、金文等古文字与尔后的隶、楷等现代文字的桥梁。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
  二.“六书”理论并不就是真理,“汉字”,特别是甲骨文是超“六书”的。
  三.《说文》的文字注释存在许多谬误。
  四.《说文》一书记录不少苗语的信息。
  五.分析文字信息可以看出苗族的起源。
  现分别叙述于下:
  说“《说文》是第一部对造字原理进行科学归纳的著作”,理由很简单。这六种方法是后代的文字学家在造字和认字过程中归纳和概括的。而这种归纳和概括的方法便是科学方法之一。文字学是这样,语言学也是这样。即便是现在的经济学也是这样的。通过观察事物本身显示出来的现象归纳和概括事物的本质是科学思维经常采用的方法之一。说它是联系今古文字的桥梁,理由也很简单。大家都知道秦始皇统一文字。但实际上秦王朝存在的时间只有十几年,在当时的条件下,“统一的文字”是推广不了的。所谓“统一文字”不过是一种主张。秦统一后,李斯作《苍颉篇》,赵高作《爰历篇》,胡毋敬作《博学篇》,用来做识字课本,以统一文字。但汉代通用的是隶书,《苍颉篇》上的篆文已经很少有人认识。再到后来就失传了。那近万个篆体字仅赖《说文》才得以保存。后人释读甲骨文、金文,主要依靠的就是这本《说文》,否则能释读的字就会少得多。
  那为什么又说它并不就是“真理”呢?这是因为“六书”理论只能解释一部分“汉字”,还有许多字不能正确解释,有好多许慎甚至做出了十分荒谬的注解。有人会说,你不是说那是“科学的归纳”吗?怎么还会有那么多谬误呢?我已经好几次说到“科学”这个概念了。其实许多时候“真理”只能一步步接近,而不可能一步到位。因为任何人都不得不受主观和客观条件的限制,观察不可能那么全面,包括最负成名的科学家或伟大领袖也不例外。此故,存在谬误并不奇怪。许多网友不是十分崇拜美国的科学吗?美国和西方有那么多获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然而美国不能免于金融大危机,欧元不能免于濒临崩溃。这是同样的道理。所以科学只能在运用中不断发展,而不需要“誓死捍卫”。需要“誓死捍卫”的就不会那么“科学”。
    为什么说“汉字”是超“六书”的呢?甲骨文大家不熟悉,又不方便录入,这儿先不说。就算一些很常用的字,“六书”理论也难以合理解释。有人说刀字在刀刃部位加上点,指示那是刀刃,所以属于“指事”。其实从刀的字形来看,我们就难以判断哪边是刀刃,哪边是刀背。再说,依此逻辑,九字加一点怎么便是丸呢?在亻的直划上加一横怎么就成“千”了呢?还有三个字组合的。比如淼、犇、麤、惢、皛等。三个鹿为什么就是“粗”了?这些现象还有其他许多现象无论用“六书”的哪一书都难以给出合理解释。所以我们要说,“汉字”是超“六书”的。
  《说文》对文字的解释还存在许多谬误,甚至荒唐可笑。比如“吕”字,《说文》的解释是“背脊也,象形。”“虎”字,《说文》云:“山兽之君,从虍从几,虎足象人足。”谁能从一上一下两个口看出它象背脊了?谁见过虎足象人足呢?对“也”字的解释就更荒唐。他说“女阴也,象形。”也字象女性生殖器,谁能相信?诸如此类的谬误还有许多。因此大家不要一听到《说文解字》就顶礼膜拜,就以为有什么了不得。当然也不要说它一无是处。而应正确评价。是对是错,要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对待。
  《说文》还记录着不少苗语的信息。有些直接就可以看出,有些要经过一番分析。比如,《说文》云:“肩,髆也。”任何一个懂东部苗语的人都能一眼看出“髆”就是苗语beus。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中央民大的著名苗瑶语专家、教授陈其光先生就通过发掘《说文解字》的苗瑶语语料,写成了他的名作《汉语苗瑶语比较研究》一书。但陈先生涉及的还只是那些显性的,许多隐性苗语信息的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因为他还没想到超越“六书”的问题。但许多字是超越“六书”的。以上提到的那些字中,“吕”字,象两物上下重叠之形,苗语称reus,汉语称“摞”。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燎本作“尞”,其上部的大加两点,本是燃烧之“木”,下部的“小”本是火,中间的“曰”本为吕字,是代表读音的。也就是说吕和尞应同音。但汉语不满足这个条件,而且“燎”也不是口语。燎,苗语称为reul,与reus同音。满足同音假借的条件。所以reus和摞才是吕字的本义。两个口并不是具体物件的象形,似乎是个指事字。然而用两口有其特殊用意,二这个数字是指示读音的(汉语二与苗语reus同音),因此它不仅超“六书”,而且还是超汉语的。至于九字加上点,是因为九又读“球(仇)”,而球也就是圆,即丸。千字的问题,亻象侧面看的人形(正面的人形是“大”),故又可理解为“侧”,从而可借为千,在亻下加一横为的是使千做为专字以与人区别。淼,表示水多。水多必溢。溢出苗语称mlangd,与淼切近。人们对牛的印象是笨,三牛则笨之又笨矣。笨与奔同音,故假为奔义。鹿与粗细无关,但鹿与鲁同音。苗语刀背、斧、锄的粗大部分称lud,即“鲁”,故三鹿得为粗。古人或以心为智虑之所出,故三心会意为睿智。睿与惢同音义。但惢又与锐同音。惢的意义是聪明,锐的意义是尖锐。只有苗语聪明与锐利是同一个词ras,与惢双声通假。一般都以白色代表干净。故三个白则净之又净矣,是为皛,与皎为一义之别构。皎、皛即苗语jaos。汉语虽有皎洁的说法,但皎终不能独用。可见这些字中除犇外不仅超“六书”而且都是超汉语的。不过这些都是以隐性的方式存在的,一般人不易发觉,不懂苗语根本就不可能发觉。
  有些字甚至可以推断苗族的来源。当然这儿所谓“来源”不是指人类的最早起源,而是苗族最早可能在什么地方生息。
  我们先看“風”字。風,《說文》注:“風動蟲生,故蟲八日而化。從虫凡聲。”这个注释显然毫无根据,后世也不被采认。然而至今也没听说有什么人解释这个“風”字的构形原理。但无论如何,《说文》给后人留下了“風”由凡和虫构成这一条信息。十九世纪的最后一年甲骨文被发现。在甲骨文中,風和鳳是一个字,鳳是鳥,不是虫,因此,“風”是后起形式。为什么凡加虫能构成“風”,仅在汉语范围内无法解释。我们看看苗语:凡,是苗语planb的对音;虫,苗语称为gib;风,称为git而与gib“虫”同音。故“凡虫”按苗语读可得planb git,相当于“起风”或“刮风”,也就是“风”。由此我们得到:“风”就是苗语planb git,而planb git就成“风”。应该说这是迄今最合理的解释。但事情还不止此。“凡”字,以前我们只知道有“不突出”“只要”这样的意思,至于这个字为什么这么写,恐怕也没人能说清楚。《说文》的说法根本不成立,这里不俱引。由以上凡是苗语planb的启发,可知凡就是帆的本字,如同“它”是“蛇”的本字一样。帆和旗实质上是同一种东西,都是在旗杆(或桅杆)上挂一布幅作成,又都必须借助风力才起作用,只是用途不同才析分为二。此故,如果它们在命名上都与风关联,那完全是合情合理的。帆和苗语planb同音;旗,苗语称gix,与git“风”同音。“帆、旗”就是苗语planb git的上下字。从文字的形体来看,丮当是旗的本字,凡当是卂的讹变。丮、卂都来自旗的象形。直划为旗(或桅)杆,直划上的乙形物即张挂的布幅。直划上的一横或两横是用来区隔该二字的。卂是专门用于讯号传达的旗,所以别读为讯,后又加言为意符,就成讯字。《诗经·小雅·出车》有“执讯获丑”句。“讯”指以讯号旗发布指挥命令的军官,“丑”指魁首,也即指挥官。
  可是,帆是在大江大河或大海中行船才用的。海字从水每声。每是个与女性有关的字。但汉语对女性的称呼,没有与海相同的,由此可断,海字当别有来源。由每得音的字还有侮,和苗语ub“水”同音。而侮又是东部苗语凤凰话妻的意思。苗语对江河海洋都称ub“水”,可知海本读“侮”,也就是ub“水”,是后世才转注为今读的。这与帆来自苗语正好相符。由此可见,苗族是在海边生活过的。这也与苗族属于东夷的推断无有不符。

  最后再说说许慎。
  许慎写有《说文解字》及《五经异义》等书,而以《说文》最为著名。他是东汉和帝时人,当然是汉族。但据他的儿子许冲说“曾曾小子,祖自炎神,缙云相黄。共承高辛,太岳佐夏。吕叔作藩,俾侯于许。”则自称是神农的后代了。其祖就是帮助姬周灭商有功,被封于许的姜戎四岳之一,应该是“华夏”的正宗。由于许国被楚国并吞,他们也跟着变成蛮夷的楚人,战国中期被孟子讥为“南蛮鴂舌”。说只闻“有夏变夷”,不闻“变于夷”!到了汉代,由于“尊儒”而尊“华夏”,所以许慎又把“夏”注为“中国之人也。”这也可反映汉族形成的一个小小的侧面吧。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苗族文化专题
专题信息:
  洞庭西子•苗青先生的新书《苗族文化研究》公开出版问世(2017-10-27 8:54:27)[1486]
  从江苗寨群众欢度燕子节(2017-3-28 16:28:49)[1028]
  剑河:欢度苗族“姊妹节”(2017-3-28 16:26:39)[1047]
  《苗族文学论稿》一书早已公开出版问世(2016-3-29 20:55:54)[3940]
  李熙桥镇推进合村改革工作(2016-3-20 13:51:09)[1879]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656.250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