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语文>>苗人文字 >>苗族语言文字综合研究
  发表日期:2010年11月18日   出处:原创    作者:麻荣远   已经有2944位读者读过此文
 
 

甲骨卜辞中的苗语

 

 

    苗族三大方言区的传说都说苗族曾经是有文字的,由于种种原因苗族的文字失传了。网上有几篇探索苗族文字的文章,对苗族也有文字的传说多不采信或不敢采信。结论还是苗族是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我是相信苗族曾有文字的,因此想就此问题再疏管见,不当之处还请网友不吝赐教。

         

1、三大方言区的传说一致认为苗族曾有文字,东部称文字为ndeud。我不

会中部和西 部的苗文,从国际音标看,中部似乎为du,做量词时为le;西部与东部差不多。接着我们要继续探讨的问题便是:

a、苗族文字果有呼?抑果无呼?

b、如果有,是什么样的文字,形意的(“形意”原本多称“象形”,都不够准确,究竟怎么说?没想好)呢?还是音节或拼音的呢?

2先看问题 

a,我以为有文字。我的理由首先是:苗族关于曾经也有文字的传说代代相传,不是某个或某几个人的头脑发热突发奇想,也不是三大方言区协商一致共同宣示。因此这些传说应被看做祖先留给我们后辈子孙的遗训。我相信他们没有撒谎。

b,我的回答是:是形意字,不是音节或拼音形式的。我的根据首先也是苗

族的传说。中部和西部不大清楚,东部的传说是说,文字——beitlix maxxianb beitndeud maxrut——叫代乍代喀拿走了,我们只留下ghuibshongb ghuibdeib——祭祀神词。代乍代喀现在指汉族(古代是什么族暂且不论),而汉族使用形意文字或曰方块字。这说明我们祖先所说的文字当是现在的汉字的前身,也就是它的古代形式。

3、当然,仅凭几则民间传说和相关推论还远远不够,不止说服不了别人,也说服不了

我们民族内部一部分(请注意,只是一部分甚至是极少部分)读了大书、洋书、见了大世面的人物,还必须拿出过硬的证据。我在以往的帖子中已列举过若干例证。比如说“永”和“派”在金文中是同一个字。现在的汉字中“脉”又作“脈”就是这种现象的余存。这种现象只有用苗语才能合理解释。永字现在的读音实际上是从苗语yongx“河道”借来的,是个假借字。有人以为靠不住,那也不奇怪。以下再举一则甲骨卜辞的例子。

 

     “∩∪若”或“∩∪不若”

   

    是甲骨卜辞中出现频率很高的一种说法。殷商时代,殷王在采取某种行动之前都要先行卜问。如果卜问的结果是“∩∪若”,表示行动可以进行;如果是“∩∪不若”则须取消行动。在阐释它们的具体意义之前,我要先解释一下:∩∪这两个字实际只象圆括号向左或向右旋转90°,而且在前一字下方还要打一个点,后一字则在上方打一点。由于本人录入技术没过关,才用这两个符号近似表示,这是要请求原谅的。在《说文解字》里,“上”字或“下”字的写法分别是在一横划的上方或下方打一个点儿,而这里只是把直的横划改成弧形,因此甲骨学家们便一致把这两个字释读为“下上”,于是“∩∪若”或“∩∪不若”就被解读为“下上若”或“下上不若”。近百年以来,这种解读似成定谳,从未遇到挑战。可是,这不能不是误释!理由如下:

(1)后世汉语只有上下,而无下上的说法;

2)“若”与“不若”又被解释为“顺”与“不顺”。但即便如此,“下上顺”与“下上不顺”仍然无法索解;

3与其他字组合时意义为“祖”,如“∩丁”即“祖丁”。但汉语从来没有称祖为“下”的用例,而且汉语称呼长辈时总是把姓或名放在前面,如张大爷、李大婶儿而不说大爷张、大婶儿李。

由于有以上三条,可知这一传统释读缺乏汉语语言事实的支持,因此不能说这是汉语。以下我们试用苗语来解读。

1我们把“∩”或“∪”理解为中空的容器。∩象该容器扣着摆放,称“扑”;∪象该容器仰着摆放,称“仰”;得∩∪即“扑仰”。扑仰苗语称为bub xib,如卜卦得一扑一仰的卦象称galbubgalxib。可是bubxib即是伏羲,是苗族的祖先,苗族著名的祭祀活动《朝傩》祀奉的神主就是伏羲女娲。伏羲又是八卦的发明者,《易经》说“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于是始作八卦”。包牺就是伏羲。八卦也是用于卜问的,则伏羲也就是卜问这一行业的始祖,于是可得∩∪按照苗语来读就是伏羲。如果按汉语读,则∩∪得为扑仰。扑仰又与苗语poubniangx同音,意思是祖父祖母,又可理解为男女祖宗,也就是祖先。

2“若”与“不若”可读如苗语roul与jidroul,意思是“允许”与“不允许”。一些犯忌的行为尤其被神灵所禁忌者便说jidroul“不若”。对“不若”还要蛮干的重者要遭到“大夋判”。这样一来这两句话就容易理解为“伏羲允许”或“伏羲不允许”。当然说成“祖先允许”或“不允许”也是对的。

3所谓∩丁可读如“伏丁”或“扑丁”都没大错,都是苗语poubjid的借音,意思正是“祖丁”。

4这个“若”“不若”到了先秦时代被说成“祥”“不祥”。如《吕氏春秋·任数》:“煤入甑中,弃食不祥”。所谓“弃食不祥”意思就是“把食物扔掉是(神灵)不允许的。”河北省灵寿出土的《中山王错器》又把“不祥”写做“不羊”。如果“羊”字按苗语来读的话正好就得“不容”或“不允”了。而roul与jidroul这个读音反映在后世的汉语就是“欲”“不欲”或“佑”“不佑”。

综合起来,汉语不能合理解释“∩∪若”或“∩∪不若”以及“∩丁”,只有苗语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且还能为后世汉语的发展找到出发地。因此说卜辞中的这种说法只能是苗语不是汉语。现在人们常说“吉祥如意”,当初其实来自苗夷的语言。

4.  当然我们从甲骨文中找到的证据肯定不止这些,以上列举的并不是一种孤立的现象,而是系统地存在的。但是应该说这些例证已足以证实我们祖先没有撒谎,关于苗族曾有文字,而那文字的后续发展就是现在的汉字的说法并不是“用谎言编织而成”的。而我们说苗族的先人也是汉字文化的缔造者也不是像那个荷兰语言学家那样随心所欲的猜想。在《圣经》故事里,亚当和夏娃居住的伊甸园中有棵大树,树上硕果累累。上帝嘱咐他们,那树上结的是禁果,千万不能吃的。可是园中有一条蛇却对他们说,那树上的果实好吃极了,上帝是骗你们的。亚当和夏娃经不住诱惑,终于吃了禁果。有个荷兰语言学家宣称,那蛇的语言就是荷兰语。此言一出,欧洲不少国家的语言学家纷纷效法,都宣称那蛇的语言就是自己的母语。可是《圣经》是用希伯来文写的,是一种拼音文字。语言学家们没有办法根据文字的结构证明自己的主张是对的。所以过了不久也就没有人提起了。形意字跟拼音文字不同,它是一种“视而可识,察而见义”的符号。这样的符号,没有任何人规定只有汉族人才可以“视”、可以“察”,中华民族的其他成员都不可以。但是除了“视”、“察”单个字的形体结构之外,组合起来还必须成为人们可以听得懂的话语才成。以上甲骨卜辞的例子,如果单纯从字形着眼,把∩∪识读为下上也不能说就一定错,但是它们组合起来却与汉语的语言习惯不符,不能形成一句让人听得懂的汉语,所以我们才说这不是汉语,而是苗语。这样的例证不止一个或少数几个,而是可以系统解释的。所以我们才能证明祖先的说法是对的。几位网友大力宣传拼音文字比汉字先进、科学…。其实科学是一种手段,先进与否还和需要解决的具体问题直接有关。只有在对于解决同一问题具有相同功能的条件下,才能进行比较其先进性。就拿电子计算机来说,大型机的运算速度可达几千万亿次,当然先进、当然科学;小型机,如个人电脑,可以普及到千家万户,e人e机,同样可以说先进、科学。超市里收款用的专用电脑功能又不及普通个人电脑,但成本也更低,然而不能因此就说它不先进、不科学。由此可见不区分目的与对象而盲目谈论先进、科学与否本身就不是科学的。谁都知道,可以通用于差别很大的不同方言,甚至不同语言,是汉字特有的功能。扬州话称乐观为“拉古”,甚至还和苗语一样有小舌音,称鹿角为lu gha(按拼音苗文读);单数第一人称“我”,北方话里有的称an或ngan,上海话叫阿拉,还有福建、广东等等,都要用一种统一的拼音文字来拼写是不可能的。这不是由于有人反对,就算毛泽东发了话,反对派都鸦雀无声也照样搞不成。

5.  不错,许多神话传说是经不起科学推敲的,但即便如此也不一定就要说那是“用谎言编织”的。上述亚当和夏娃的故事,还有上帝要亚伯拉罕用他的小儿子做牺牲等等都是这样。爱因斯坦是懂科学的吧?他是犹太人,可是没有听说他曾说过《圣经》里的故事都是“用谎言编织成的”。衷心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出现苗族的爱因斯坦,但希望他们也向爱因斯坦学习,不要以糟蹋自己的祖先为能事。

6.  再说说越南一个叫胡志明的。乍一看他的穿衣打扮,土得像个农民。他是越南人自然懂得越南语,又在法国加入的共产党,显然是懂得法语的;他还当过孙中山的英文秘书,想必英语也不错;他还去泰国学会泰语,以上这些都是拼音文字。但也会说汉语,会写汉文,会用汉文写旧体诗。除了官话,还会上海话,广东话等。不能说他也像我们这些没有出过国门、不会读洋书的一样是“坐井观天”了吧?可他最爱用的偏偏就是那“最臭如臭茅坑”的汉语汉文,包括在其国内给他的同志写的便条、手谕。再说一遍,个人绝对没有反对拼音文字的意思,仅仅是说解决不同性质的问题适用不同的手段。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苗族文化专题
专题信息:
  洞庭西子•苗青先生的新书《苗族文化研究》公开出版问世(2017-10-27 8:54:27)[1078]
  从江苗寨群众欢度燕子节(2017-3-28 16:28:49)[801]
  剑河:欢度苗族“姊妹节”(2017-3-28 16:26:39)[802]
  《苗族文学论稿》一书早已公开出版问世(2016-3-29 20:55:54)[3659]
  李熙桥镇推进合村改革工作(2016-3-20 13:51:09)[1661]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592.773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