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历史>>迁徙史
  发表日期:2010年9月14日   出处:文山苗族网    作者:编导:[美] 玉平·熊 翻译: 侯 健   已经有11238位读者读过此文
 
 

苗族历史纪录片:漫漫迁徙路

                                                                          ——泰国难民营里的苗族

 

   编者按:我们征求得到《文山苗族网》和翻译者的同意,特将这《苗族历史记录片:漫漫迁徙路》的解说词转载于此。既然是历史,那是过去发生过的事实,是不能以人的主观意识随便去改变的。我们转载这部历史记录片的解说词,目的是让大家了解苗族是一个自古以来被迫不断迁徙的民族,从这段漫漫迁徙路的艰辛历程看,他们为了生存而不屈不挠地团结奋斗、坚持到底,始终要保持自己民族的生存与发展,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这就是历史,历史,永远的历史……

 


          

                  

  [画面: 大量涌入泰老边境的老挝苗族难民。

  [一曲伤感的苗族歌曲飘然出现:

在这世界上我只爱你一人,

         但你将离我而去,今后谁给来给你缝补衣裳?

  你我爱情就这样被无情地隔开,

  就像断线的风筝到处流浪。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爱你一人,

 但你将离我而去,今后谁来关心你的冷暖?

 我就像一片树叶离开树枝到处飘荡,

 美好的生活被毁灭已痛断肠。……

                  

  [画面:老挝苗族难民。

 解说:这是泰国难民营里的老挝苗族难民。1975年,有很多老挝苗族在印支战争中沦为战争难民而逃到泰国,他们从老挝各地汇集到湄公河沿岸。

          [画面:老挝北部苗族在劳作、收割。

解说:老挝苗族有着几百年的历史,十九世纪,苗族从中国迁入老挝北部山区。他们进入老挝后,对老挝北部山区进行开发,不论环境多么恶劣,苗族始终将它作为自己的家园予以保护和利用。

           [画面:山区激烈的战斗场面。

        解说:越南战争打破了苗族平静的生活方式。1960年,右派富米·诺萨万在万象推翻梭发那·富马中立政府,以及后来富米·诺萨万与老挝爱国阵线联合进攻左派。

           [画面:逃到香丰的苗族同胞。

        解说:在富米·诺萨万执政的两年期间,苗族为了逃避战争从坦南安一带和其他地区迁到了香丰。

          [画面:一架直升飞机降落,老挝国王的王子翁·诺萨万到苗族居住区视察。

        解说:1962年,老挝国王的儿子翁·诺萨万和老挝政府高级官员到王宝(Vaaj Pov)将军和比·李凤(Npis Lis Foom)将军的战区及其难民区进行视察。

          [画面:苗族群众为翁·诺萨万和老挝政府高级官员举行欢迎仪式和进行斗牛、芦笙表演等活动。

          [画面:一架小型飞机从画面上掠过。

        解说:在香丰的西南部是龙镇。

          [画面:硝烟滚滚的龙镇。

        解说:原来的龙镇共有800多户苗族人家居住。在此之前,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只有很少被开垦耕种的耕地。

          [画面:王宝将军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官员在察看地形。

        解说:1962年,王宝将军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到龙镇设立“白星”苗族游击队总部,从此,龙镇有了新的发展和变化。自那时起到1975年,龙镇成了苗族政治、文化中心。那时和现在一样,谁谈到苗族就必须谈到龙镇,谁谈论龙镇而不提及苗族和王宝将军,就等于没有提到苗族的社会领域和龙镇的发展。龙镇的发展是史无前例的,龙镇发展与苗族对她的开发分不开的,这时,苗族以为龙镇就是他们永久的居住地。万万没有想到龙镇却成了苗族一段悲惨的历史而留在记忆中。

           [画面:王宝将军与苗族军士兵一道在山区战斗。

        解说:印支战争迫使苗族不得不放弃龙镇而踏上迁徙之路,1975年,是苗族被迫离开自己美丽的家园——龙镇,踏上一条艰难困苦、流离失所的迁徙之路。

          [画面:王宝将军在指挥所召开军事会议。

          [画面:王宝将军在指挥“白星”苗族游击队作战。

        解说:1975年,万象方面军第二军区司令王宝将军、第五军区司令通立等辞职外逃。老挝建立人民民主共和国,苏发怒·冯任国家主席。从此,几万名苗族及其他民族沦为难民,从老挝跨过湄公河逃往泰国,这是泰国历史上第一次涌入这么多的难民。

          [画面:破烂不堪的难民临时住地。

        解说:这次难民潮给老挝苗族心理上一次沉重地打击。

          [画面:一架飞机从观众头上掠过。

        解说:197551114日,有1600人苗族难民搭乘王宝的专机逃出龙镇,沦为难民逃到泰国孔敬府的南蓬。

          [画面:跋山涉水而艰难徒步的苗族难民。

        解说:没有乘飞机的难民,有的乘坐汽车或者徒步逃到泰国。苗族逃到泰国的原因是他们不理解老挝人民党的政策和主张,因为苗族与老挝政府对抗了十余年,惧怕老挝政府秋后算账。

           [画面:临时难民居住地。

        解说:据有关资料显示,仅1975年,有4.5万苗族和其他山地民族, 1万余名老挝人沦为难民逃到泰国。

           [画面:人来人往的廊开渡口。

        解说:在廊开渡口,有几万苗族、老挝族和其他民族难民从老挝逃到这里。廊开,是湄公河上泰国一方的小港口,河对面是老挝的小镇塔答,刚逃到廊开时,难民们身上一无所有。

        当事人年拜·熊(同期声):我们刚逃到廊开的时候,生活相当困难,要什么没什么,过着非人的生活,这种艰苦的生活环境简直无法形容。

        解说:有一部分因吃不了这种苦,又回到了老挝。

           [画面:徘徊不前、犹豫不决的苗族难民。

        解说:逃不走的苗族只好加入到老挝政府军中去,与政府军一道去和越南军队打仗。

        当事人年拜·熊(同期声):当时,我们在丛林里与越南军队战斗了6个月,十分艰苦,后来转移到村里继续战斗。

           [画面:苗族难民中的老人、年轻人、苗族士兵。

        解说:苗族士兵在政府军中不受重视,甚至遭到歧视,因此,有威望的士兵举旗与政府军对抗,成为苗族军的领袖。

           [画面: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官员办事处。

        解说:在泰国难民营,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官员办事处、美国和泰国位苗族难民提供了一条生路。

           [画面:泰国难民营。

        解说:1975年的后两年,从老挝来的苗族难民逐步减少,1976年,从老挝逃到泰国的苗族难民有2.7万,1977年有2.2万,但是,1978年,从老挝逃来的难民又大幅度增加,因为在老挝继续与政府军对抗的苗族军惨遭失败。

          [画面:等待逃亡的苗族难民。

        解说:失败的原因是由于苗族军内部矛盾被分散瓦解。

        当事人年拜·熊(同期声):我们的队伍中分离成三支,一支由荣热(Zoov Zuag)、王祝贵(Vaaj Tswj Kim)和邦高·侯(Paaj Kob Hawj)领导;有一支由赛刷领导;有一支中立,在老越边境一线活动,经常出没于老越边境之间,其他两支军队打也好,不打也罢,都不闻不问。三支军队没有一个有威望的人来统领,各顾各的利益,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

           [画面:正在打铁的苗族士兵。

        解说:在这种严峻的战争形势面前,正是最需要内部团结合作的时候,苗族却选择了分离,没有统一的指导思想,没有统一的行动来对付共同的敌人。由于战争的残酷,一部分苗族士兵投敌叛变(译者注:即投靠老挝政府军),导致苗族军的失败,这就是涌入泰国的难民人数剧增的原因。

           [画面:山区苗族游击队、难民。(照片)。

        解说:仅1978年,就有5.7万老挝难民逃到泰国,这些难民中主要是苗族。1979年有4.6万人,1980年有4.4万人,后来逐渐减少,1981年有2.1万人逃到泰国。

           [画面:生活陷入极度困苦的苗族难民。

        解说:1981年以后几年里逃到泰国的难民只有57千人。

           [画面:正在丛林中逃走的苗族难民。

        解说:在逃往泰国的途中,有重重关卡,这主要的是湄公河这一天然屏障。

           [画面:静静流淌湄公河。

        解说:其他民族见到湄公河则认为是天堂,苗族见到湄公河则是地狱,因为这条河不知侵吞了多少苗族的生命,但是见不到湄公河,心也不甘的。即使见到湄公河,跨过湄公河,同样不甘心。不知有多少苗族壮汉、妇女和儿童在过河时,被河水无情地吞没。

           [画面:当事人年拜·熊讲述。

        解说:据年拜·熊先生回忆,1978年他们过河时,有很多人被河水吞没。

        年拜·熊(同期声):当时,每天都有很多苗族难民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两个月的时间,每天都打捞出50 - 60具尸体,最初,捞上来的尸体,还把他火化后安葬,后来漂来的尸体太多了,我们捞上来后把死者身上有价值的东西取下,又推到河里让河水冲走。

        解说:就这么一条不算很宽的河流,每天漂来的就有60多具尸体,那么还没有漂上的不知还有多少?每天漂在河面上的尸体有60具,没漂上来的也算60具,也就是说,1978年每天都有120个苗族难民的生命被葬送在这条湄公河里。见到湄公河,跨过湄公河,苗族人的心情是永远不会平静的。

           [画面:苗族难民。

        解说:1983年以后,苗族和其他民族难民逃到泰国的就越来越少了,而老挝族的难民却越来越多。仅1984年至1985年,老挝族难民就有1.5万至1.8万人逃到泰国。老挝族逃往泰国的主要原因是:一是老挝政局动荡;二是老挝政府的赋税过重,民众难于承受;三是为了逃避征兵打仗。

        由于老挝国内政局动荡,1985年的前十年,逃往泰国的老挝难民就达31.6万人。在这些难民中有20万是老挝族,有16万是苗族和其他山地民族。1975年以来,老挝难民大量涌入泰国,而这些难民大多被安置在在泰国东部的湄公河沿岸的难民营,这些难民营大多设在由北向南的湄公河沿岸。苗族难民也被安置在湄公河沿岸的难民营,如廊开、维乃、喃曜和清刊等难民营,其中最为有名的苗族难民营就是维乃难民营。

           [画面:维乃苗族难民营全景。

        解说:以后的56个月,又有1600名苗族难民从南蓬难民营安置到维乃难民营居住,同时也从廊开等难民营安置了部分苗族、老挝族和其他民族到维乃居住。1975年底到1976年,维乃难民营只有1.2万难民。

           [画面:维乃难民营里的苗族难民。

        解说:维乃难民营位于曼谷北部,距曼谷640公里,距清刊55公里,距湄公河仅13公里,海拔为221米,面积为10平方公里。这里一年只有三季,三月至五月为春季,六月至九月为雨季,十月至十二月为秋季,平均气温最高为38℃,最低气为18℃。

           [画面:逃到维乃老挝族难民。

        解说:当时的廊开难民营有3万人老挝难民,1975年至1979年,有三千多人老挝族难民逃到维乃和苗族难民居住在一起。苗族和老挝族是两个矛盾积怨较深的民族,尽管战争迫使他们走到一起,民族矛盾同样也跨过湄公河,带到了难民营。在廊开难民营和维乃难民营,经常发生老挝族欺负苗族的现象,1978年,在维乃难民营里,有一些苗族青年不堪忍受老挝族的欺负,而将一个老挝族人活活打死,以予警示。

           [画面:撤离的老挝族难民。

           [画面:运送难民的大巴来来往往。

        解说:19795月,有3000名老挝族人不得不搬到廊开难民营居住,又有1.1万人苗族难民从廊开难民营搬到维乃,与大多数苗族难民居住在一起,因为他们语言、文化习俗相同,可以相互照应。

           [画面:难民营里的苗族难民忧心忡忡。

        解说:1980年至1983年间,维乃难民营里的苗族难民达到3万人,1983年至1984年间,有800人苗族难民也从南犹难民营搬到维乃来居住,这时,苗族难民在维乃的人口有近4万人,苗族难民聚居在一起,从心理角度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安慰,尽管他们内部还存在着一些意见分歧,可是他们还是尽力协调好自己内部的关系,就像苗族谚语所说的那样:夫妻吵架不离床,哥弟吵架不离祖。

           [画面:苗族难民们相互帮助建新房。

        解说:19855月以后,维乃难民营再也不接收新的难民,新来的难民,如果是苗族和其他山地民族,则被送到清刊难民营,如果是老挝族,则送到南蓬难民营。

           [画面:维乃难民营里的难民熙熙攘攘。

        解说:1986年,维乃难民营里的难民有4.2万人,据1992年的统计,有10种民族在这里杂居,而苗族则占总人数的98%,瑶族占1.5%,其余的是其他山地民族,这些山地民族只占难民总人数的1%0.5%

           [画面:维乃难民营的砖混结构房屋和茅草房。

        解说:维乃的苗族难民大多是从老挝川圹逃来的,也有几千人是从桑怒、琅勃拉邦等省逃来。维乃难民营分为九个区,33个村,每个村多者达370户,4720间是砖混结构的房屋。除此之外,还有2500间茅草房,这些茅草房是苗族人自己建盖的,05号和09号是统一建盖给后从南犹难民营来的难民居住的。维乃难民营有19口大水井,400口小水井。

           [画面:难民办事处的官员为难民处理事务。

        解说:有13名难民办事处的官员和工作人员负责对维乃难民营的管理,在维乃办理具体事务的是泰国方面的官员。在十七年间,就有7个泰国官员到维乃任职。在维乃难民营里,办事处的正职为泰国官员,有三位苗族先后担任副职,专门负责苗族难民的安置、处理内部问题等具体事务,首先任办事处副职的苗族官员是朵宝·李(Tub Pos Lis),朵宝·李迁到国外居住后,由朵龙·杨(Tub Looj Yaaj)、王义(Vaaj Yig)、王能(Vaaj Neeb)、吴迈(Vwj Maim)、王雄(Vaaj Xyooj)接任。每个村落都有一个苗族协助难民办事处的官员处理难民的事务,有7个警察和84个泰国的管理人员负责维乃难民营的社会治安工作,有300人苗族负责联防,300人苗族负责消防。

           [画面:联合国难民署和其他组织的会徽。

        解说:在维乃难民营,共有11个组织机构帮助难民解决困难,其中最有权威的机构是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他们的职责是援助和安置难民,最重要的还是解决难民的安置问题,根据难民的意愿,一是帮助难民回国;二是安置到其他国家定居;三是就地安置。

        在难民的生活援助方面,每个星期由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从各地运来的粮食、蔬菜,分配到难民的手中,每人每月的生活物资分配如下:成人35斤大米,小孩20斤大米;成人1.2斤鲜肉,小孩1.2斤鲜肉;成人0.7斤鸡肉,小孩0.7斤鸡肉;成人2斤鲜鱼,小孩2斤鲜鱼;成人7斤蔬菜,小孩7斤蔬菜;成人0.5斤食盐,小孩0.5斤食盐;成人1.17斤食用油,小孩1.17斤食用油......

           [画面:苗族妇女、小孩在自己的房前屋后种植蔬菜和浇灌蔬菜。

        解说:除了分配到的食品外,苗族难民还可以在自己的房前屋后种植其它蔬菜。

           [画面:维乃难民营的集贸市场。

        解说:维乃难民营还设立集贸市场,他们还走出难民营,到外面的商场上去购买生活日用品。后来,为了方便难民,还在难民营里开设了商场和学校,让难民的子女就近就学。

           [画面:正在玩耍的苗族难民小孩。

           [画面:苗族难民子女正在教室里读书。

           [画面:成年人正在参加扫盲和技能培训。

        解说:1991年,有1200名苗族难民的子女到就近学校就读,有九所学校为完全小学。1991年,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在校生有5000人,还对2000名成人进行扫盲和技能培训。

           [画面:一群身着盛装的苗族少女有说有笑地走来,她们走亲窜戚。树林里,男女青年甜言蜜语,展望着今后的美好生活。

        解说:在维乃,还举行各类文化娱乐活动,他们用传统的思维方式进行着自己传统的娱乐活动,比如,青年男女的的社交、娱乐、恋爱等,这一切,将永远留在他们的美好的记忆中。

           [画面:花山节热闹的场面,难民们仿佛忘记了昔日的伤痛。

        解说:在这里,苗族就像在龙镇一样举行着自己的传统节日——踩花山。欢乐的节日气氛中,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昔日逃难途中所经受的磨难和惊恐;节日的笑脸,似乎已经冲淡了往日脸上那沉沉的愁云;花山场上飘逸着优美的歌声和轻盈的舞蹈,似乎让他们忘记了历史转折中的酸甜苦辣。

        苗族逃到泰国后,也遭受许多不公平的待遇,真可谓是逃出狼窝又入虎口啊。他们以为躲开了老挝政府军的枪炮声,就高枕无忧了,可万万没想到在泰国却经常受到泰国人的歧视和侮辱,同样有多人苗族难民在泰国被当地的居民打死,也只能忍辱负重。

          [画面:一张苍老而布满皱纹的脸和一双深邃而期待的眼睛。

        解说:尽管遭受如此凌辱,他们也要表现出苗族人大山般的胸怀和性格,来保护自己的妻室儿女。

           [画面:抱着小孩的苗族妇女们。

           [画面:难民营里,年轻人们正玩打陀螺游戏。

        解说:给苗族的心理留下创伤的的就是许多苗族妇女被泰国人qiangjian和蹂躏,开始的时候,这些泰国人的行为还较为隐蔽,最后有的干脆当着其丈夫或者父母的面进行qiangjian。有一次,一个12岁的苗族小姑娘被5名泰国警察轮奸,其家人只能强忍着不敢动声色,只有默默地祈祷。当小姑娘回到家里来时,圆圆的脸庞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笑容。许多遭受过此凌辱的妇女也只有等待着命运对自己的判决。

           [画面:玉平·熊和年拜·熊在一起。

        解说:类似的情况举不胜举,谈到这些问题,辛酸的泪水不渐涌上心头,不知何时才能将它忘记?它就像一场噩梦,经常缠绕着苗族人的心灵久久挥之不去。

           [画面:苗族难民家里,正在进行巫事活动。

        解说:可是,历史是忘不掉的,也是抹不掉的,这是苗族人用鲜血和生命写成的。

        在维乃难民营,也有许多天灾人祸,曾有一次暴风雨卷走了许多房屋,造成一人死亡。维乃也曾发生过多次火灾,给本来生活就进入绝境的苗族难民,雪上加霜。第一次火灾是发生在04号区域,四栋房屋全部化为灰烬。第二次火灾是发生在02号区域,烧毁3栋房屋,03号区域也发生过一次火灾,烧毁2栋房屋。

           [画面:苗族难民的家里。泥泞的村寨小道。

        解说:难民营里的苗族无法预测自己的未来和希望,将来的命运如何?尽管这样,还是有一部分新的难民逃到这里,19857月,泰国政府针对刚来的难民,根据情况,视他们是否符合难民的条件,符合条件的送往南蓬难民营,要是不符合难民条件的一律遣返回老挝。1991年,有5038名苗族难民被送到南蓬难民营,并对他们进行审查,看谁符合安置到其他国家的条件。经过严格审查,5038名苗族难民中有2424名符合安置到其他国家居住的条件,对2517名达不到条件的,被遣返回老挝国内,有97名愿意报名回老挝居住。不愿意回老挝,而又达不到条件安置到美国的部分难民,则搬到泰国本土的苗族村寨居住下来,或者到离曼谷不远的一个寺庙周围的难民庇护所居住。

           [画面:杂乱无章的山区难民庇护所。

        解说:现在还有1万余人苗族难民居住在这个四面环山的难民庇护所村落里,生活极为艰苦,他们的将来会是什么呢?无人知晓。

           [画面: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办事处工作人员在给苗族难民讲解有关事项。

        解说: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官员介绍,从1980年至1992年,有1.1万难民返回老挝,这些返回的难民中大多是老挝族。

           [画面:难民回到老挝,受到老挝官方的欢迎。

           [画面:静静流淌的湄公河。

        解说:返回老挝的难民,都各有各的想法。因为他们知道,难民营早晚都要被关闭,如果没有条件被安置到其他国家,就只有返回老挝。

           [画面:一辆大巴驶过画面。

           [画面:苗族头人吴迈与记者交谈。

           [画面:吴迈站在湄公河中的船头上。

        解说:自愿回老挝的苗族是吴迈,1982年至1990年,吴迈曾在维乃难民营里任职,19921110,吴迈回到老挝后,居住在万象。与吴迈一起回老挝的有47人,有13名苗族难民是从清刊难民营回国的,有35名老挝族难民是从南蓬难民营回国的。

        吴迈(同期声):因为我是老挝的公民,我应该回到我的祖国,只有老挝才是我的最后归宿,如果我去了美国,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

        解说:吴迈与众不同,在他家人中只有他一人回到老挝,他的妻室儿女在此之前就已经被安置到美国居住。

        吴迈(同期声):我想,尽管家人已被安置到美国,但只要我回国居住,我相信,不久他们也会搬回来的。

        吴迈妻子(同期声):我最多在美国居住一年就回来。

        解说:有人认为,吴迈回老挝,走的是一步错棋,回老挝只能引火烧身。有的则认为,吴迈是苗族的一个领袖,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是一个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他将自己置身于敌人的心脏,要杀要剐随他们的便。这个厉害关系他是知道的,每当他想起这些难民的前途和命运时,他认为自己应该这样做。吴迈是聪明还是傻瓜,这时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只有让时光来回答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画面:吴迈在难民营为难民工作。

           [画面:难民营里的小孩正在嬉闹。

           [画面:苗族难民们正在上大巴。

        解说:1994年,杨戈(Yaaj Kub)从南蓬带来一批苗族难民回到老挝,这批苗族难民有450人。

           [画面:大巴载着苗族难民踏上回国之路。

           [画面:新建的湄公河大桥上,车水马龙。

        解说:杨戈带着这批苗族难民是乘着专车经过新建的湄公河大桥回国的。湄公河大桥始建于1991年,竣工于1994年,桥长1174米。过桥后就进入老挝境内,老挝政府还组织欢迎仪式欢迎他们,并帮助办理有关入境手续,接纳和安置他们,还征求他们的意见,到那个地区居住由他们自己选择。他们一部分乘坐汽车去,一部分乘飞机前往,一部分乘船前往目的地。

        他们在桥头吃过午饭,杨戈和他带领的难民们一起乘车前往目的地。

           [画面:难民的新安置点,苗族难民们就像回到家乡一样杀鸡宰牛来庆贺。

        解说:他们宰杀牛来庆贺自己回到阔别已久的故土,庆贺他们回到自己熟悉的山川、河流、草木。

           [画面:小孩子们在河中捉鱼、嬉戏。

        解说:小孩子们就像飞出鸟笼的小鸟一样,欢欣雀跃。

           [画面:苗族难民在交谈。

        解说:无论是先回来还是后回来,杨戈和吴迈他们就像久别重逢一样,有说不完的话题。

        苗族难民(同期声):为了今后我的孩子有个安稳的日子,所以我要回到自己的故土。

        苗族难民妇女(同期声):大家要记住,现在我们要把鸦片戒掉,不能在吸食鸦片,这是违法的,要是被警察抓住,就要被关进监狱,所以一定要戒掉。在泰国尽管有好的方面,但是我们常被人瞧不起,处处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现在不论好坏,我们毕竟回到了自己的故土。

        苗族难民(同期声):回到自己曾居住过的地方,我从心里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最熟悉的。

        苗族难民(同期声):现在我什么也不怕,回到了家就有安全感,我感到很欣慰。

 苗族难民妇女(同期声):回到家,一切都是自己的,只要勤劳,什么都会有的,因为这里是自己的故乡。这些小孩还小,不知道什么,但是大人是很高兴的。

        苗族难民妇女(同期声):回到故土,我很高兴。现在我们可以栽种自己的土地,养猪养鸡,像以前一样生活。

        苗族难民妇女(同期声):来到这里,他们还发给我们粮食,还发给3万多元的老挝币,让我们尽快恢复生产。

        苗族难民(同期声):回到这里,老挝政府还发给我们每人3.3万老挝币和一袋粮食,还有蚊帐等物资。这些都是政府发给我们的。

        苗族难民(同期声):很高兴回到老挝,他们很关心我们,想到哪里去看看都可以,只要有钱。

        苗族难民妇女(同期声):很高兴在这里说两句话,你们如果听到我这番话,请你们尽快回来,不要有什么顾虑。

        苗族难民(同期声):不知你们有没有到了国外,要是还没有去的话,请考虑一下,回来吧,让我们相互之间有个照应。

        苗族难民(同期声):我们在这里得到联合国和老挝政府的大力帮助。

        苗族难民(同期声):政府很关心我们,关心我们的生产生活。

        苗族难民妇女(同期声):在这里,我们有田有地,有自己的家园。不像在泰国,我们一无所有,而且,消费很高。

        苗族难民妇女(同期声):回到自己的故土,我很高兴。

           [画面:难民们那忧愁、伤感的脸。

        解说:大家谈论的只是好的方面,从现象上看,他们似乎无忧无虑,但是,这些话语,是不是他们发自内心的,还是背后还有什么难言之语,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苗族难民(同期声):我们的生活很艰苦,没吃没穿的,个个显得很消瘦,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

           [画面:记者在采访苗族难民妇女。

        记者:你认为在泰国和在这里都有什么区别?

        苗族难民妇女:没什么区别,也没什么两样?

        记者:很好,是吗?

        苗族难民妇女:是的。

        记者:你认为在哪里开心?

        苗族难民妇女:在哪里都一样的开心。

        记者:在南蓬时,你能到处走吗?

        苗族难民妇女:不能。

        记者:在这里,你能到处走,是吗?

        苗族难民妇女:是的,只不过自己年纪大了,无所谓了,吃完晚饭就只能在家里呆着。

        记者:你认为在哪里心情比较舒畅?

        苗族难民妇女:我下地干活的时候,心情比较舒畅。

        记者:你认为哪里最好?

        苗族难民妇女:我想,回到自己的故土最好。

        记者:泰国和老挝,哪里最好?

        苗族难民妇女:说到泰国和老挝,说了你也不知道,可是现在已经回到自己的故土了,还是自己的故土最好。

        记者:还是自己的故土最好,是吗?

        苗族难民妇女:对,是这样的。

           [画面:一个苗族老妇人在讲述。

        苗族老妇人:由于很苦,我们这些老人身体又不好。

           [画面:一个苗族老妇人在哭诉。

        苗族老妇人:太苦了,我老了,没有人能帮助我,每天只能自己拄着拐杖去背水,每天只能用泪水洗面。

        一个中年男子:回到这里,跟以前没什么两样,没什么顾虑,大家相互关心,过得很好。很多亲戚朋友都来关心我们,有时还提着酒来看望我们,这些酒喝后不上头,头不痛,很舒服。他们提来的酒还剩下三四瓶,在家里放着呢。

        解说:尽管怎么样,大家都知道,返回老挝的难民就像跟老挝政府谈恋爱一样,不知道对方有诚意,还是虚情假意,如果是真心诚意,即使玩玩,也会永远铭记在心,但是经过几番周折,即使自己想堂堂正正地做人,可有谁不重新考虑对方是否还信任自己呢。

           [画面:几个苗族少女从山上背柴回来。

        解说:回到老挝居住,尽管口头露出的是一种欣慰和笑容,可心里却隐藏着恐惧。不久,这种担心和恐惧却变成为现实,甜言蜜语变为一杯苦水。1993911,吴迈先生便神秘失踪。大多数人认为,吴迈已经被老挝人民党暗杀,而极少数人则说,吴迈安然无恙。

           [画面:宽阔的原野。

        解说:吴迈神秘失踪三年后,杨戈也惧怕而逃出老挝。19969月,杨戈逃到美国定居,而妻儿老小则继续留在老挝。

           [画面:正在打制银饰的苗族男子。

        解说:这些难民有理由和权利移民到美国、法国、加拿大等国家去。19851月,有14.6万难民逃出老挝,辗转泰国,移民到其他国家去,有四分之三移民到美国。截止19916月,有5.19万难民,大多数是苗族,从泰国维乃难民营移民到其他国家,多数移民美国。1991年,有6万苗族和其他山地民族难民留在泰国的难民营里,这些难民有部分将被遣返回老挝,一部分将被安置到其他国家去。这次苗族难民的大迁徙将永远载入历史史册。

        在老人们的记忆中,将永远记住这次历史性的大转折,每一个美国苗族都经历了这样一段艰辛难忘的历程,这是一段悲壮的苗族现代迁徙史。每当我们举行祭祖仪式时,不论大人、小孩,还是姑娘、小伙,对这段经历,无不流下辛酸的眼泪。每当一个人被迫离开自己熟悉的山川、河流、土地和家园而到处流浪,并走进一个举目无亲而陌生的国度时,何不为之感到痛心而落泪。而苗族这段在现代文明条件下的迁徙史,更让世人感到无比惨烈、悲壮。有的家庭夫妻相隔、父女分离、母子相望,各在一边,面对前途和未来,感到十分渺茫。没有走的则等待观望,走了的却任凭命运的安排,一切听天由命。这时,一些人失声痛哭是因骨肉分离;一些人失声痛哭则因将走到一个举目无亲的境地;一些人失声痛哭却因世道的不公。失声痛哭道出了骨肉分离的痛楚,悄悄流泪的则把内心的痛苦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画面:一个苗族难民家庭。

           [画面:等待、观望、忧愁、伤感的苗族难民。

         解说:一个失去家园、浪迹天涯的民族,其前途和命运是很渺茫的,只知道什么时候走,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归,更不知道哪里是自己的归宿,只有将泪水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告诉人们,不知何时才能再相逢?谁都无法面对这残酷的现实。

           [画面:泰国、老挝和联合国三方会谈会场。

        解说:1990年至1992年年底,经泰国、老挝和联合国的多次磋商,关闭了维乃难民营。维乃,是一个著名的苗族难民营,她是苗族难民大迁徙的又一中转站,也是苗族难民居住时间较长的难民营。1990年,有9300名苗族人被送到帕纳尼空,有3000名被送到南蓬。1992823,维乃最后一批难民共347人被送到帕纳尼空。

           [一曲忧伤的苗族洞箫曲的响起,仿佛在为难民们的撤离送行。

           [画面:帕纳尼空难民中转站。

        解说:帕纳尼空是一个难民的中转站,专门对难民出境前的培训。位于曼谷东南部帕纳尼空难民中转站,是198079设立的,大部分在这里居住6个月到一年,才能从这里移民到美国和其他国家,但也有个别的被泰国和美国政府在短时间内被强迫移民到美国,而不能参加出境前的相关知识培训,被强迫移民到美国的是在维乃任过职的朵·杨(Tub Yaaj)、朵·项(Tub Haam)、邦智·熊(Paaj Txhim Xyooj)、王·熊(Vaaj Xyooj)、梭淩·熊(Saub Leej Xyooj)和三·杨(Xaab Yaaj),泰国政府认为这几个人在泰国和老挝之间会带来不安定因素,因此必须尽快出境。苗族难民在泰国难民营的生活就此告一段落。苗族难民居住了17年的维乃难民营,于1992129正式关闭。

          [画面:维乃难民营全景。

          [画面:关闭后的维乃难民营,一片狼藉,杂草丛生。

       解说:最后,维乃就像龙镇一样,被人们无情地遗弃。不知有多少个苗族的生命在这里呱呱落地,也不知有多少个苗族的生命在这里走到人生的尽头。苗族的难民生活将成为苗族历史的一个亮点,当我们谈到苗族的现代迁徙史时,必须提到维乃;当我们谈到维乃的发展时,就必须提到苗族,这才是一部完整的历史,就像我们对龙镇的情感一样,永远不会忘记维乃。要永远记住维乃的艰苦历程,展望美好的未来,要记住战争使苗族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家园——龙镇,要记住战争使苗族沦为难民而不得不放弃第二故乡——维乃。走出龙镇和维乃,苗族的足迹遍布世界,这一切留给苗族人的只是心灵上的创伤和哀愁。

        随着时光的流逝和推移,龙镇和维乃就像我们去逛一次弗雷斯诺和圣保罗的超市一样,慢慢淡出记忆,尽管如此,我们不会忘记在龙镇和维乃,苗族沦为战争难民的历史,而且,这段难以忘却的历史,将会代代相传。

        我是玉平·熊(Ywj Pheej Xyooj),希望有一天我能回到维乃难民营和龙镇的旧址上,寻找所丢失的伤痛,才是完整的结局。这一天是什么时候我不知道,我相信,到时维乃和龙镇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可能我永远也寻找不到被遗失了的历史音符,而面对未来,龙镇的发展和繁荣是每一个苗族游子的心愿。到那时,我愿变作一个幽灵,永远陪伴着我们曾经的美好家园——龙镇。

                  

                                                                            【苗学研究资料,非经译者同意,严禁转载】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苗族历史专题
专题信息:
  从上古走来的苗族(2015-8-1 22:33:12)[2529]
  蚩尤与蚩尤研究暨蚩尤子孙与中华民族(2015-6-3 20:20:27)[4582]
  2015蚩尤祭奠大典和蚩尤文化研讨会在重庆彭水举行(2015-5-30 0:14:46)[2962]
  苗族电影:血鼓(2015-4-12 21:37:22)[3001]
  首批国家级著名抗日英烈名录公布(2015-4-5 7:45:39)[3086]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608.398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